埃比–金刚狼即是正义

霸王我的文,迟早要吃我的刀子。
夫夫,夫妻档深得我心。
爬墙小能手

我是奕卫国大护法

之前说的百赞同人,写的寿命论。ooc有。

        我是奕卫国的大护法,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会是。


        “你是我当大护法以来见过最蠢的国王,”大护法站在龙塌旁边儿絮絮叨叨地念叨,“从你还是个太子的时候就蠢得不行。”
         “省省你的话吧矮粽子,我活到这个岁数已经算寿终正寝了。”龙塌上的君主话说到一半儿就需要喘几口,但他惹人生气的调子一点儿没受影响,“我怀疑你对每个皇帝都这么说,从他们还是太子的时候就这么说。这一届永远是最差的,我嗝屁儿了之后我儿子就成最差的了。可我就摊上你这么一个小矮个当大护法,所以你永远是垫底儿大护法。”
        “现任太子可比你当初省心多了。他至少知道什么时候不应该乱跑。”
        “识时务的小子。”君主发笑时又引起了新一阵的气喘,大护法熟练的踩在龙塌旁边的脚踏台上给他拍后背,君主剧烈地咳嗽了起来,但明显气顺了,他甚至能回头瞪人了,“死胖子你这不是给我顺气儿你是要拍死我吧。”
         大护法罕见的没接腔。
         “太子还好吧?”
         “在密室,每个出口都有禁军把手,都是靠得住的。”
         “我是不是快死了。”
         “……”
         “你也不用装哑巴,我都不习惯了。我早就知道我活不长了,尤其是你这个矮冬瓜还在这里守着。
        “我都快烦死你了,从我记事起来就跟个跟屁虫一样跟着。我没选择就非得被关在皇宫里当太子,每天都要被烦死了,还要被你这个啰啰嗦嗦的死胖子跟着。
         “死胖子你跟了这么久了,别的皇上死的时候你是不是也跟着。
        “你知不知道他们死是什么样的?”
        君主的声音越来越虚弱,寝宫里的烛光摇曳在墙壁上牵扯出变换的斜影。大护法沉默地站在床边而上,君主的呼吸声越来越慢也越来越轻。
        “一片寂静。”大护法说完后伸手把皇帝放躺回床榻上,将被子拉到他的衣领上。
        “就像你现在这样。”


        “这双为艺术而生的手怎么就偏偏被用来写奏折呢,真是暴殄天物啊。”
        红衣服的大护法抱着比他高的奏折毫不客气地全堆在新登基的君王桌子上“明日拖明日,奏折成斤多,皇上,赶紧判完早完事儿,你还能给选妃画一幅丹青。”
        “判完这些东西我胳膊都要废了还画什么画啊。”君王直接趴到好几份儿摊开的奏折上耍赖,“不判了不判了,来回来去就那些东西这个儿子想当官,那个儿子想接着修水路赚银响。我看不如这样,你直接帮我烧了,就说今天晚上走水了。喂喂喂我可是皇上,大护法不应该听皇上的吗?你这可是区别对待,你当初那么听老狐狸的话天天监督我,现在他死了你怎么比他活着的时候看得还严了。我判还不行吗!你离我远点儿。真是的,早晚得给你搞个小太子,让你全天看着他,省着总跟着我。”
        “我可是奕卫国的大护法。”大护法撑在自己的乌桐木上有些得意地笑,“我看皇帝的时间比你看西宫仕女的时间可多多了笨蛋皇帝。”
      

        “你真的比蚊子还讨厌,蚊子一年还从秋末休息到初春呢。你这是一周七天午休不倒班儿的看着我,你就不累吗?什么都听那老狐狸的,你怎么不学学老狐狸雨露分沾去看着点儿我那些个弟弟妹妹啊你不怕他们吃饭打嗝把自己噎死吗!”
        “你能有点儿太子的样子吗,吃饭的时候还说个不停,自己呛到自己不打脸吗,我几下拍下去你嗓子里的米粒儿咳错了地方你就得噎死,然后你就会面目狰狞的扣在你面前的回锅肉里,成为奕卫国第一任没登记就因为吃饭噎死的太子,你不丢人吗你。”
        “咳咳咳,我去死胖子有你这么咒我的吗,手轻点儿手轻点儿,咱们能不能不在吃饭的时候说这么血腥的事情?!你平时杀人血腥点儿就算了,现在还要在我吃饭的时候加料,我会因为吃不下饭瘦成竹竿儿的。”
         “瘦成竹竿儿正好可以插到御花园儿里。省得我一年四季出来找你,你见过哪个国家的大护法想一样月月跑出来找太子的嘛!”
        “你要是在我面前不这么血腥,我就四个月不往宫外逃。”
        “说的跟真事儿似得没见你哪次能做到。”
        “彼此彼此,你哪次整得场面不血腥,喂喂喂你抓我名字干嘛我饭没吃完呢。”
         “有敌人,老规矩,躲起来。”
         “躲什么啊,就不能把人引外面去啊?就喜欢搞得紧张兮兮的。啧啧这肉可真不错——死胖子我告诉你别总这么血腥啊啊啊啊啊血全溅我碗里了啊啊啊啊啊!”
        “少说屁话,赶紧跟我走。”


        御花园里总能看到一个背影很好看的小孩身后跟着一个红衣服的人,一前一后地疾走。
        “你怎么总跟着我啊?”小孩忍无可忍地回过身,那张祖传的老成的五官就差挤在一起了。
        跟三辆马车撞在一起了一样,跟他爸一摸一样,跟他爸的爸也一样。大护法这么想着,“我是大护法,我的指责就是跟着你,然后把你从不应该呆的地方带出来。”
        “那不是不该去的地方,那是去寻找美!”
        “那是女汤。”
        “女孩子的身体即使美,只有在那里她们才会展露出来,我这是为了追寻美!”
        “偷窥侍女洗澡。”
        “你个死胖子说话不这么直接会死啊!”
        “这么小说话就这么尖酸真不知道你长大了什么样。”
        “要你管啊?!你个红粽子滚远点儿别跟着我!”


        大护法接过侍女怀里的小婴儿,很难想象那么漂亮的皇后怎么生出来一个皱皱巴巴的像个蚁猴子一样小东西,果然是皇家血统太强大了吗?
        小婴儿哭了几声手伸到半空中乱抓,大护法伸出一只手逗他的手,“小太子,你虽然很丑,看起来也不聪明,但没办法谁让你是奕卫国的太子我是奕卫国的大护法,我会一直保护你的。”
        小太子睁开眼睛,似懂非懂地打了个嗝,然后突然哭的更厉害了。


        我是奕卫国的大护法,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会是。

fin

free talk我并不是战胜拖延症了,ooc要命,可是被亲爱的催稿我激动!就这样了没cp向,写的很糟但是有我对红粽子的爱的供养bushi

评论(15)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