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比–金刚狼即是正义

霸王我的文,迟早要吃我的刀子。
夫夫,夫妻档深得我心。
爬墙小能手

【狼叶无差】既定事实

会一部分用【】表明,lof天天吃我格式我放弃了。
警示:包含原创人物,有自杀未遂暗示。

Summary:迪精的力量让杰洛特来到了一个他意想不到的时间——一个已成事实的过去,一个奠定女术士将来的历史。

        当这间该死的房间的门被打开时杰洛特差点以为自己能够离开了,他穿过步履急促的女术士们想要顺着打开的门冲出去,但他撞上了一面透明的墙,一股无形的力量把他弹了回去。这不断地提醒他一个既定事实---他是被困在这里的。
        他回过头看着绕床而立的两名女术士,房间已经明亮了起来。其中一名正坐在被她们带来的女孩旁边打开女孩手腕上粗制的爆炸,透过这个动作杰洛特能看到里面被简单处理的可怖伤口。翻开的皮肉,是刀伤。杰洛特判断到。
        不过这里没有一个人需要询问猎魔人的意见,尤其是他现在根本就是个不可闻不可视的幽灵。这也是个既定事实。
        另一个女术士给她念了一些咒语,最后她们给她喝了一些灵药。
         “好好休息珍妮,”那个给女孩包扎伤口的女术士摸了摸女孩的额头,“明天我还会再来看你。”
        “我们该走了蒂莎娅,她已经睡着了,灵药有安神的效果,她不会听到你说了什么。”
        蒂莎娅看着从进到房间起就没睁开过眼睛的女孩,点了点头。另一个女术士显得有些忿忿不平,“我们当初就应该把她父亲的头揪下来,他简直就是一个狗屎。”
        “特里亚。”蒂莎娅嘘声了她的同僚,她熄灭了房间里的灯就和另一个人离开了。

         杰洛特看着珍妮,她的头发因为发粘而纠葛在一起,她的皮肤也因为营养不良呈现出枯黄的颜色,她的四肢格外的瘦小,在肥硕的术士服下显得滑稽可笑。
         “你还打算看到什么时候?”从被送到这个房间里就一言不发的女孩突然说道,她还是直直地躺在床上,眼睛紧紧地闭着但却给杰洛特一种她能看到自己的感觉。
         这理应该吓杰洛特一跳,连女术士都没能发现他,或许这个女孩就是她离开这个地方的关键,但他发现自己没有预想当中那么情绪化,也许灵魂的状态并不具备情绪化的能力,他只是平静的开口:“你能够看见我?”
        “你在开什么玩笑,从我进来之后你就一直盯着我,就像是想在我身上割下来一层皮一样。”
        “我从一开始就在这里了,”杰洛特诚实地告诉她,“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在这儿。”
        “你是个男人!你到底是怎么混进--”女孩猛地转过头,她的声音嘎然而止。
        “我什么都看不见,”随后她才声音有些发抖地开口,“我是失明了吗?”
        “你能看到你的手吗?”
         女孩下意识地伸出了自己的手,尽管其中一只手还绑着绷带但她还是能清楚的看到,看到自己有些暴皮的手掌和破损的指甲。她有些呆滞地重新抬起头。
         随后一串儿惊人的脏话从她的嘴里吐了出来,她手脚并用地坐了起来以惊人的速度把整个被子裹到了身上靠到了墙上,只露出了一个脑袋惊恐地盯着四周。
         而真正惊人的是,在这期间尖锐的脏话根本连顿都没顿过。
         杰洛特听着那些不重样的叫骂,实在很难想象这是从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的嘴里说出来的。
         等女孩平静下来之后,他们之间突然出现了诡异的沉默,又过了一会儿她才有些谨慎地开口。
         “你还在吗?”
         “我也没什么别的地方可去了。”这也是实话,杰洛特到现在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把他困到了这里。

【      “该死的小杂种,让我抓到你们你们就彻底死定了。”叶奈法咒骂着,而元素精灵呼啸着从她的腰边上冲了过去。那件黑色的连衣裙被撕开了一条新的裂口,这惹得女术士的怒气在短时间内提升到一个新的境界,“我会让你们一刻不停的工作,直到你们永远不会枯竭的魔法不够用止。别站在哪儿不动杰洛特!把你身边的小垃圾们装到那个该死的罐子里,用我提醒你你现在除了做个会呼吸的木桩以外什么都没有做。”
         “或许有些人就不应该打开盖子。”
         “闭上你的嘴干些实事儿!”】

          “你有一个矮人邻居。”
          珍妮一言不发地盯着他。
          “他是个殡仪师。”杰洛特简直不能更确定了。
          珍妮看他的眼神变得更加警惕了。

【     那些元素精灵是迪精劣质的劣质品,十分小的界灵,相比他们曾经遇见过的两个,这些红色的烟从它们被释放出来的那一刻起就在房间里乱撞而且有越来越强大的趋势。
         不过所幸他们被叶奈法事先布好的法阵困在这里,随后一一被抓到了特定的罐子里。只剩下一团讨厌鬼还在乱窜。
         “杰洛特!它往你那边去了!”女术士的声音拔的很尖,“抓住它,别让它跑了!”
         杰洛特敏捷得转了个弯,顺势将手臂挥了下来想要用罐子罩住直冲过来的元素精灵,但它却打了个急转弯直愣愣地撞进了猎魔人的身体里。
         “杰洛特!”女术士像一只鸟一样扑过来,她紫兰色的眼睛里布满了焦急和担忧。
         这是他最后记得的了。】

         杰洛特无声地看着她,她的五官还没有完全长开,但的她在杂乱的刘海下面的额头很高,鼻梁也很高,两个滚圆的眼睛在深深的眼窝里面。单挑出女孩的一个部分都说不出什么特别出彩的地方,可它们组合在一起的时候,哪怕是在这个黯淡的独间儿里却有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她的眼睛就像是一片浩瀚的紫色星空的倒影,像是里面有一把苍白的火焰,哪怕它们现在还只是在这具有些佝偻的身体当中摇曳,但有一天这把火焰会熊熊燃烧起来,这具包裹着它的身体会燃烧起来,而美丽会在灰烬被从它表面吹拂掉的时候显露出来。
        这就是了,杰洛特这么想着,她就是了。
        珍妮的抵抗魔法的能力相较同龄人来说还不错,但灵药的效果已经显露了出来了。她的脑袋裹在被子里一低一低地,随时都会陷入沉睡之中,但她还是试图睁大眼睛寻找这个幽灵。
        “你还在吗?”珍妮终于忍不住问道。
        “没有别的方可去。”
        “你叫什么?”
        “你又叫什么。”
        “珍妮---至少原先是,但是术士们和女术士们叫我叶奈法,就好像我是他们可以随意起名的所有物一样。”女孩打了个哈欠,她等了一会儿还没听到杰洛特的回话就皱起了鼻翼,“现在你可以说你的了吧?”
         “......”杰洛特还在想珍妮这个名字,女术士从未提起过,但这绝不会是她隐藏的唯一一个秘密。
        还是没得到答复的女孩自顾自的说了起来,“我听说了人死了之后变成鬼魂会忘记自己是谁或者自己是怎么死的。那我就给你起一个好了,幽灵听起来就很符合你的身份,或许你更喜欢我叫你偷窥狂?你会为我守夜,如果晚上有人想把我带走的话你要叫醒我。”
         “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我给了你一个名字,当心我还没决定到底叫你幽灵还是偷窥狂。”
          “就像女术士对你做的那样?”
          “我也可以是个女术士,她们说我有这个天赋,虽然我不知道魔法和画星星画小鱼有什么关系。”
          “既然他们把你带来是因为你是个未来的女术士,那你为什么还要担心晚上会有人把你带走?”
          “谁都知道术士会索要孩子作为让他们施法的费用,也许他们是想用孩子做些魔法药剂,你知道炼金师也经常会做的那种药剂,通常会需要很奇怪的材料。我需要有人帮我看着,谁知道这会不会救我一命。”
         这听起和年长的女术士可相差无几了,杰洛特差点笑出来,珍妮,也许现在应该称呼为小叶奈法几乎看上去随时都要睡过去了,但她还是敏锐的发现杰洛特在憋笑。
           “你在认真听我说话吗幽灵!”她厉声道。
           “所以,你的父母把你付给术士作为他们的酬劳了?”
           “我不知道,也许他又欠了谁的酒钱吧,只不过这次让他付账的是不怕他拳头的术士。”小叶奈法在说这个的时候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这么看来她是真的开心。杰洛特想起离去的女术士是怎么形容女孩的父亲的,觉得自己大概能猜到了。
           “你会在这儿吗幽灵?一整夜?”
           “如果我走了呢?”
           “那我就把你的事情告诉女士们,说有个能发出可怕声音的幽灵晚上骚扰我,她们会把你轰得连渣都不剩。”
         杰洛特摇了摇头,“睡吧叶,我会在这里替你看门。”
         女孩又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她现在连眼睛都睁不开了,她做了一个鬼脸,“她们都会叫我叶娜,这么叫很怪。”
        “好好躺下,坐着睡觉对你的伤口不好。”杰洛特已经离她很近了,声音也变得轻柔了起来,女孩嘀咕了几句就躺了下去,她把被子压在了自己的胳膊下面,裹着绷带的那条胳膊在杰洛特眼里格外刺眼。好奇心并没有因为脱离了肉体而减弱,杰洛特看着女孩现在他就站在床边儿上了,“为什么要自杀呢叶?”
         女孩簇起了眉头,但她没有睁开眼睛:“为什么不呢?我第一次有权力控制我的生活,而这一切只需要一把刀而已。”
         猎魔人的手穿过了绷带,他没能碰到小叶奈法,这并不意外。他又摸了摸女孩的脸,尽可能的让自己的手不穿过她,而女孩已经彻底睡了过去。

        叶奈法在这间小房间里又呆了几天,两个女术士又来看过她几次,她们为她拿来了食物和书。叶奈法一眼就看出来其中一位带来的手杖上镶嵌的宝石有魔法的脉搏,被称之为蒂莎娅的女术士显得十分满意,她甚至不顾另一位的劝阻把手杖留给了叶奈法。
        割腕的后遗症就是叶奈法到现在那只手都会止不住地发抖,哪怕她一直在克制。这导致她没法标准地做出施展魔法的手印,但女术士留下来的手杖正好能添补这个不足。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女术士们没有发现房间里的杰洛特,叶奈法也没对任何人提过幽灵的事。叶奈法把她的时间都用在女术士带来的几本书上了,她像一块干疮的海绵一样疯狂的摄取着所有能触及的关于魔法的知识。杰洛特看着她完全沉浸在学习魔法之中,按照术士的说法,叶奈法是个源术士,就算现在没有被术士们带走,对魔法的痴迷和崇拜还是会如期来到她的生命当中,如果那个时候她还没有结束自己的。杰洛特有些心有余辜,但他告诉自己一个普通人是活不到八十年后让他好揍一顿的,就算是个恶棍也不能。
         “你为什么不试试用腿施法呢?你的腿就不会抖。”杰洛特这么建议着。他又想起在山谷里瞧见叶奈法把整支军队变成杂七杂八的生物时的场景这么建议道。
        “哈,空脑壳。没有人用过除了手或者手杖以外的东西是发成功过,明白吗?”叶奈法用那只有些颤抖的手去抚摸书上的蚀刻画一边儿用拿着手杖的那只手在半空中比比画画。突然她手中法杖指向了杰洛特,一串儿流利的魔咒被念了出来。
         随着灰色光晕随着手杖射了出去,就像石头扔到了流沙里,连点儿涟漪都没泛起来。
         “你做了什么叶?”
         “一个现形咒,”叶奈法烦躁地抓了抓自己富有光泽的短发,“别对我板个脸,我能从你的口气里听出来。你又没什么改变,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幽灵。”
          “你早晚要把这里炸了。挺直你的后背,窝着身体会让你的驼背越来越严重。”
          “你的口气就像是管束自己孙女儿的老太婆。”叶奈法挑衅地把头扭向杰洛特,她好像能看到一样每次都能准确的判断出来他的位置,“老天我看真讨厌和看不见的人说话。”

         小叶奈法的变化几乎是日新月异,杰洛特不禁想她曾经遭遇过什么样的苦难。她皮肤上的暗沉很快的消退了,充足的睡眠让她白皙的脸上有了红润的光泽,她的眼睛不再显得大得吓人,一股浑然天成的气质在她身上舒展开。真正的改变是她内心,她脱胎换骨了,这所女术士学院是属于她的地方,她如鱼得水。她甚至会咒骂自己软弱无力的左手,它现在已经成为她进步的不小的阻碍。
         而她确实把这间房间当自己的地方,她的东西可以扔到房间的每一个角落。简直没法想象如果她和其他人合住会是什么样子。女士们说过她几次,告诉她住在集体宿舍会让她更好的融入集体,她总有一些理由,但是它们在蒂莎娅那双䜭智的眼睛的注视下显得没有多少说服力。
         叶奈法变得越来越焦虑,虽然她对此只字不提,但杰洛特能猜到一定是女术士暗示她的最后限期越来越近了。叶奈法开始问他更多的问题,怎么来到这间房间的,为什么没法出去,他能触碰到什么,问题一次比一次具体。杰洛特会挑着回答一些,他不想让她知道他是从未来来的,他预感那会让事情变得失控起来,不过叶奈法给他了一个好理由:他现在是个记不清楚前尘往事的鬼魂,这是个事实,记不清楚事情再正常不过了。
         叶奈法跪在地上一边儿夹着书一边比对着在地上比比画画。
         “你在做什么?”杰洛特蹲在她身边儿,他们挨的很近足够他清晰地看到书里写的是什么,“把鬼魂囚禁起来---”
         “我打算把你放到瓶子里,别不满意瓶子是最好的载体,然后我再带着瓶子离开房间,这样你就可以离开这里了。别打断我,这是个简单的咒语,我只需要更多的魔力就行。而仙尼德岛上几乎随处都是交汇点,这就是他们会把学校建在这里的原因。而幸运的是,这间房间里就有一个交汇点。所以麻烦你站到六芒星中间的位置,我现在要施法了。”
         叶奈法深吸了用手杖在空中划出了一个复杂的咒印,灰色尘埃般的光点在手杖划过的地方聚集起来,一股古怪的拉力开始拉扯杰洛特,最开始只是来自四面八方轻微的勾拉,力度随着叶奈法吟唱的咒语愈演愈烈,像是有什么要刺穿他把他从里面掏空一样。
         杰洛特嘶喊着他的眼前一片昏沉,“该死的,无论你在弄什么停下它叶奈法!”
         叶奈法的脸色也不太好,汗水顺着她的鬓角像淌水一样往外冒,她的脸皱到了一起像是忍受着极大的痛苦,她念咒的速度慢了下来,浑身都在轻微的颤抖。杰洛特眼冒金星,力量还在飞速地从他身体里流失,现在他知道那些力量都去哪了:它们通通冲进了叶奈法的身体里。杰洛特嘶喊着,却没法说出来一个完整的词来警告她,他的眼前一会儿黑一会儿能看到东西。叶奈法的鼻子里和眼睛里突然淌出血。
        叶奈法浑身都是血。
        杰洛特眼前的光景地动山摇,他强撑着从地上爬起来想去抱住叶奈法,叶奈法浑身剧烈地抽搐着。他冲了过去;咒语吟唱的声音;叶奈法被抱住了;女术士抱住了她;新的咒语的声音;魔力攒动着;杰洛特看着浑身抽搐的叶奈法被抱起来;尖声的说话声;叶奈法。
        杰洛特陷入了虚无的黑暗当中,他像是被水流推动一样飘浮着,他听见叶奈法的声音,他更熟悉的那个,用他不怎么熟悉的疲惫的声音低语着,他闻到了丁香和醋栗,他心里升起强烈的冲动,他想把女术士抱在怀里,亲吻她,把鼻尖埋在她垂在肩窝的头发里,他想念她,想念触摸她的感觉。
        杰洛特想念叶奈法,而他依仗的直觉告诉他叶奈法也同样想念他。

         杰洛特再醒来的时候还是在那间该死的房间,和他第一次遇见叶奈法时一样,叶奈法躺在那张床上。
         “幽灵你还在吗?”叶奈法的声音像是很平稳,她在努力压抑自己的颤抖。
         杰洛特坐在她手边儿看着她的眼睛,“我在这儿叶。”
         “我可能不是做女术士的料。”她抽了一口气,左手手指抖得更厉害了。
         杰洛特想把她抱在怀里,想告诉她她可以大哭一场,小叶奈法还不是没有眼泪的女术士,但杰洛特却没法抱住她。这让杰洛特越加想念他的叶奈法。
         “叶,你是这里唯一能听到我的人。这说明你比这个地方所有的人都有天赋,就连那些女术士都把我当成空气一样。”
         “也有可能你就是空气,只是我臆想出来的。帮助我相信我可以成为一个女术士。”
         “那你至少应该给我想个样子出来,什么都碰不到的感觉糟糕透了。”
         “你就坐在我身边,老天你不许看我的眼睛。女术士可没有眼泪!”女孩抽着气笑了起来,随后他们之间就只剩下女孩的呼吸声,杰洛特觉得昏昏欲睡。
         “我很抱歉幽灵,”杰洛特感觉自己听到了像昆虫扇动翅膀一样微弱的声音,“为之前发生的事。”
         黑暗再次笼罩了杰洛特。

        在叶奈法能从床上起来之后就搬出了房间,她偶尔会去见见鬼魂,但鬼魂听起来不怎么精神,对她的话有些爱搭不理。
         这几天她去那间房间的次数不怎么多,不仅仅因为她在接受魔法治疗,没有更多的时间陪伴总是昏昏欲睡的鬼魂。更多的是她和蒂莎娅女士的一个小约定。
         女校长认为她是为了追赶同级生的进度才会另辟蹊径吸取大量的能量。谢天谢地,这基本上也没什么错,蒂莎娅女士承诺她会亲自教她一些魔法,还会帮她治疗她的手还让她能正常的施展法印。
        她的筋在强大的魔法治疗下已经能做出复杂的心灵传动的手势而不会手指发颤了,她的后背和肩膀也逐渐变的舒展--在她自己的尝试下,她读了不少博物馆里的书,索性这些魔法都很简单而又基础。真正困难的是在考核当中得到好成绩,她想要蒂莎娅女士的那盏魔法灯。
        那盏能让亡灵现形的灯,女校长答应她如果她能拿到足够优异的成绩就可以把魔法灯借给她。
        拗口生涩的古语只要记住要领吟唱咒语就变得易如反掌,她的手印也打的越来越好,虽然在最开始她在这方面比级生落下了一些但她很快就追了回来。她比所有人都更希望能学到更多。
         所以在她提着那盏闪着绿光的灯走出校长室的时候,她的心脏剧烈地跳动着,脚下就像踩着小鸟一样。但她强迫自己把步子慢下来,就像蒂莎娅女士要求的那样。她把手指插入到自己半长的头发里面打开里面纠缠的结,像一个优雅的女术士一样往她的宿舍走。
         她走到宿舍门口时忍不住再一次深吸了一口气,该说些什么?她又开始犹豫,直接告诉鬼魂这盏魔法灯的事儿?直接告诉他因为她想看见他吗?他会怎么想?会不会觉得这是多此一举?或者他会不会看出她变得有些不同?他会不会发现她的裙子变得收腰了?会不会看出来她穿了黑色的棉袜来凸显自己腿上的曲线?
        这些想法让叶奈法心烦意乱,她在进门之前用梳子又整理了一次自己的卷发。它们有着圆滑的大波浪,但它们还是太短了一刻不整理就会变得乱糟糟的。虽然幽灵很久以前了就能看见她的样子了,但这是第一次他们能互相看见,她希望自己能表现得更得体一些。
         最后叶奈法决定把灯提前打开,等鬼魂惊讶地问她是怎么做到的时候她就能理直气壮的告诉他她喜欢说话的时候看到对方的眼睛。场景在她的脑袋里飞快的过了几遍之后她才挺直了腰板直接推开了门。
         “鬼魂?”
         小术士把魔法灯往前探了探,绿莹莹的光瞬间充满了整个房间。

         而房间里寂静无声。

         杰洛特睡着的时间越来越长,醒来的时间越来越短,他有时能听到一些细语。他心里出奇平静。
         感觉就像有人在召唤他一样。
         猎魔人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对上了那双紫兰色的眼睛。
         “你感觉怎么样杰洛特,”她伸出手抚摸他的额头,“你不用着急开口,昏迷了这么久你的嗓子一时半会儿可说不出话。你想要水吗?”
         叶奈法手边儿就是那两个装着元素精灵的罐子,很显然她兑现了自己的承诺,这些烟团比杰洛特第一次见到它们时可暗淡了不少。
         而杰洛特只是盯着她,他已经陪在十三岁的叶奈法身边好几个月了,但他还是没法恶意去揣度她的容貌,他在那张稚嫩的脸上就看到这些美丽的端详,罕见的瞳孔颜色,高额头,还有双眼之间迷人的间距。
         “你真美,叶。”
         “你昏迷了这么久只想说这个吗。”叶奈法挑起眉毛,但看起来放松多了。她的眉毛也是被这卷美丽的画卷上瑰丽的一笔。
         杰洛特笑了起来,但昏迷确实让他的嗓子疼的要命,就像有人用刀在上面刮一样。他忍不住想自己眼前的女人,充满了对触碰她的思念:“你真美叶,”他重复了一遍,“我想亲你。”
        随后他如愿以偿地的得到了一个充满着丁香和醋香气的吻。

fin.

free talk 我是个傻子,我居然忘记放上来了。这是参加slo的小料内容,等我战胜了懒癌再更新别的好了

评论(7)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