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比–金刚狼即是正义

霸王我的文,迟早要吃我的刀子。
夫夫,夫妻档深得我心。
爬墙小能手

【狼队】假戏真做1

Summary:镭射眼是本维度最烂的预言家,幸好他是演员。

琴把头枕在他的胸膛上,而他环着琴的腰。他们就像一对儿普通的情侣一样相拥着坐到草坪上享受午后的阳光,没有哨兵的追杀,也没有邪恶的计划需要被阻止,地球上的一切都暂时相安无事,除了红石英眼镜让眼前的人染上一层浅红色以外,堪称完美。

这位严以律己不善情绪外露的战斗队长的心头泛起一股柔情。他在自己爱人的发顶落下一吻,凑到她耳边细语:“我想娶你小琴,我想有一个自己的家庭,我们会有一个孩子。”

“可我担心一个孩子降临到这个世界上——他多半儿会是个变种人。”忧愁爬上她的眉梢,“他会面对我们现在面对的这一切,这些不公平的对待,这些…”

“但我想跟你在一起,我们会解决这些的。”

这两个苦命的人儿像世界上任何一对儿爱情鸟一样相互依扶,在和煦的夏季午后的暖风里交换了一个甜蜜的吻。

“咔——”

场景一刻不停地发生了改变,阳光草坪午风通通消失不见,只留下一间空荡荡的灰色模拟室,两人身下隆起的场地也在下陷恢复成原本的模样。

“干得漂亮斯科特,”红发姑娘先他一步站了起来向他伸出手,“这次我们应该一次就能过了。”

镭射眼拉着她的手腕站了起来,他有些孩子气的向自己的搭档诉苦,“对着的自己的青梅竹马表白?这简直是灾难。”

“被一个比新月还要弯的人表白才是一次彻头彻尾的灾难,”琴捋了捋自己的头发,翻了个白眼,“感谢上帝我们不需要拍第二次了。”

“我只希望这次的收视率最好能低到让魔卓叫出来,好让他彻底放弃这个脚本。”镭射眼这么祈祷着然后在琴不那么认真的哼声里面跟着她走进休息室。

斯科特•萨默斯一定是本维度里最蹩脚的预言家了。

“我再也受不了那个绿色的大脓包了!”远射仰在镭射眼的化妆间里的沙发上发着牢骚,这位金发的大明星——前任大明星——用手捶着空气发起牢骚,“他怎么不把自己的鼻毛全都拔出来给他拍戏?”

“一排黑色的鼻毛跳交谊舞,”远射尖酸地拔高声音感叹,“那一定比星际冒险好有意思多了。”

萨默斯坐在椅子上叹了口气,魔卓在当天的早些时候就尖叫着冲到了化妆间里大发雷霆——远射的那间。他指着这位有着有着全宇宙最闪眼波的宠儿鼻子说他是全银河系最大的坑货,连手办卖的都不好。

“他还好意思指责我?”远射坐了起来对着镭射眼愤怒地指着自己的左眼。“那些手办就差在我的眼睛后面按个灯泡了!人们买一个这样的手办干什么用?做夜灯吗?”

“你至少为此获得了一个假期,而我则是X战警加档一个月,再加上一个新来的演员。”镭射眼把自己的脑袋埋进了手里,“而且还是和新人的感情三角。”

快乐一向在别人的痛苦上建立的飞快,远射突然就心情好了许多。他又成了那个荧屏宠儿应有的样子,他用神采奕奕还有些促狭的表情开口:“我听说新来的是个菜鸟——在和魔卓签约以前是个佣兵。你知道他总有去各个地方捡野蛮人的习惯。”

这些斯科特也听说过,这也让他忧心仲仲:不擅长的戏,队伍里面新来的人。他相处的这些人最开始都是魔卓手底下的童星,一直续约工作,稳定而且对无处不在的镜头和需要投入感情的演技都如鱼得水。一个以前是佣兵的菜鸟?听起来就是个巨大的麻烦。

“什么样的人会给自己起名叫狼獾?”远射幸灾乐祸地说到,他来镭射眼的屋子里除了发牢骚以外还是为了好好的见见这个魔卓用来顶替他的菜鸟,“听说这是他的名号。”

镭射眼首先想到了野兽,蓝毛的学究。一瞬间他仿佛看到一蓝一棕两只猩猩脚抓着房梁在天花板上交叉着乱晃,一个咏颂着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而另一个则朝他脑袋上扔石头。

“把你脸上开三个窟窿的人会叫金刚狼。”

镭射眼在听到陌生的声音之后就马上抬起了脑袋把眼镜戴好,而他的新搭档就这么出现在门口。老套橙黑相见的制服紧紧地包裹着男人结实的肌肉,半脸面具下面露出一个棱角分明的下巴,上面还有些许胡茬。他在远射站起来的时候就已经到了金发青年的面前一拳抵在他的下巴上。

SNIKT!

一根钢爪从这个叫金刚狼的拳头里贴着远射的脖子弹了出来,“注意点儿娘娘腔,这可不是你那个灰盒子里的玩具。”

远射抿紧了嘴唇左眼闪着光,镭射眼也站了起来。他把手搭在自己的战斗眼镜上对着两个人,“松开他金刚狼,X战警不该主动招惹麻烦。”

而他的新同盟没有看向他,金刚狼盯着远射就像狼把兔子拍在爪子底下时一样,“我可不是推销饼干的,童子军队长。”

“你还没资格进厨房,”斯科特感觉自己镭射眼上身了,这不是魔卓给他的剧情,但他和这个新人好像就应该这样。刺儿头和领队,一切都顺畅的像装满了摄像头,“松手或者我让你变八分熟。”

“啪啪啪!”魔卓瞪着自己的眼球在旁边鼓起掌,“精彩!精彩!这才是一个专业演员应该有的职业素质——随时随地入戏!”

矮个的男人收会了拳头后撤了半步抱起手臂,而魔卓底盘上的一圈儿金属叨着地板把他臃肿的身体挪到最中间。他摆弄着自己的十根长指甲,黑色的眼仁儿滴溜打转,“我会给你们写全新的剧本,安排更多的节目!然后你们都会成为我的大明星!”他把两只手兴奋地举起来,“我们收视率能冲到织女星上!”

“你们都得打起精神给我干活儿,不要当光会眨眼间的蠢蛋——那家伙叫什么来着多莫?”魔卓刻薄地背对着远射双手十指对上轻蔑的拔高声音,“明星一过气儿我就记不住他们的名字。”

“他叫远射,你这个尖薄的人。”多莫附和着他的老板,而这更让人难堪。远射气的嘴唇直嘚嗦,他狠狠地瞪着魔卓肥硕的屁股后面翘起来的金属尾巴。

远射最后不吭不响地甩头走了,而魔卓还落井下石地继续酸他:“过气儿红人不如异形,我的节目可从来不养票房毒药……他以后就别想在我的维度混了!他被彻底雪藏了。”

镭射眼其实心里还是有点可怜远射,一周之前他还是魔卓手里的宠儿趾高气扬的指挥着他的专属化妆师和形象设计师——听说魔卓的一把手都和他在节目结束后耳鬓相磨过几次。而现在就要忍受魔卓的羞辱,魔卓毫不遮掩自己捧高踩低的行为。整个银河系的演员都被他羞辱过。

“好好认识一下!”魔卓盯着两个人就像是看收视率从他俩身上长出来一样,“螺旋女!把其他戏子都给我叫过来,半个小时,不!十分钟之后我就要在我的屏幕上看到他们的表演。要有打斗,要有爆炸!观众们就喜欢这个。”他咯咯地堆在自己的金属垫子上笑了起来,“现在我要回我的放映室,传送门为什么还没有准备好?!”

在几分钟之内在魔卓和他的小跟班多莫被螺旋女的传送门带走的同时其他人就被传送了进来,镭射眼和金刚狼就没有其他的交流了。镭射眼和琴简单的聊了几句关于新加剧情的内容后贴心的红发心电感应者给了自己的好友一个拥抱。

“放心镭射眼,我可没那么容易被抢走。”神奇女孩朝他眨了眨眼睛,用脚本里面提到三角恋的设定调侃紧张的搭档。镭射眼露出了一个皱皱巴巴的苦笑,“当然,我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琴没有拆穿这个,她只是露出了一个‘心电感应者知道一切’的表情就松开斯科特随着野兽倒数第三个离开了房间。这时候房间里就剩下两个人了:一个对新剧本深仇大恨的可怜人也就是他自己,和从刚才开始就一言不发站到房间一隅的金•我他妈不好惹•刚•敢惹我就让你脖子一凉•狼。有好几个挑开话头的方案在他脑袋里打转,但他一个也说不出口。

他放弃了,大不了被叫停戏的时候再试着公事公办的聊两句。这种想法让斯科特很绝望,加班加档还要无线卡,他的前景就像戴了墨镜一样一片惨淡。

“镭射眼哈,”金刚狼突然走了过来,这让镭射眼又绷紧了后背上的肌肉。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几个音节从金刚狼的舌头上跑出来,像是暴风雨前夕吹低草坪的谷风,低沉和不容人忽略的蕴藏在其中令人兴奋的狂暴。他晃了一下脑袋,像是为了把这个词儿的尾巴拉的更长一些。这时候他已经站到了门口,推开门就是拍戏的灰匣子,“你应该担心,队长。”

糟透了,镭射眼心想。他的心跳就像一场雨终于降临到窗户上,而他一点儿也不为此讨厌自己的新搭档。

这真是糟糕透了。

tbc.
free talk小料和原稿其实是有一定修改的,等我回家对着原稿再改改…

评论(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