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比–金刚狼即是正义

霸王我的文,迟早要吃我的刀子。
夫夫,夫妻档深得我心。
爬墙小能手

【狼队】假戏真做2

【】为演戏的内容

Summary:然而螺旋女早已看穿了一切。

【“我的孩子,”年长的变种人导师把自己的胳膊支在轮椅的扶手上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你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您想知道?还是说您已经知道了。”斯科特推着轮椅走向办公室。

“你知道我不会擅自读你的念头我的孩子。”教授有些温怒。

“我只是不能理解教授,他是个危险份子,之前还试图为万磁王刺杀过您。”镭射眼在自己的导师身后皱紧了眉头,“这样的人加入我们的队伍里很危险。”

“我们给每个人改过自新的机会,包括他。”泽维尔教授把自己的轮椅停在自己办公室的窗户前望了出去,“做好你应该做的我的孩子,带他去熟悉熟悉环境。”

每个人都有改过自新的机会,镭射眼在心里想着,但这个机会的代价真的是我们能付的起的吗。

他推开休息室的门,准备好的话就梗在了嗓子里。他的爱人,红发的姑娘的手被新来的队员握在手里。很显然自己的突然造访打断了两个人含情脉脉地注视。

一口气郁结在镭射眼的胸口,他咳了一声打断了两个人。琴显得有些慌乱,她像被蛇咬了一样抽回自己的手。

“我得回医务室了。”她这么声明着,低着头往外走,然后在路过门口的时候在斯科特脸上落下了一个仓促的吻,“待会见亲爱的。”

镭射眼还是盯着金刚狼。

这个自称罗根的男子一点儿没有被撞破的紧张感,他戏弄地低笑着这无疑是火上浇油。“来宣告领地来了小奶猫?”

“教授让我来带你熟悉学校。”公事公办的话明显引来了男人的不屑,但他仍旧说了下去,“主要是危境室,我们未来会有很长一段时间要呆在里面。”

“乐意奉陪小白脸儿。”金刚狼弹出爪子,像示威一样活动了一下手腕。他往门外走的时候突然被镭射眼一胳膊拦住了。

“还有,把你的爪子放得离我的女孩远点儿,金刚狼。”】

螺旋女把这一段儿剪完就插入到今晚的节目当中,金刚狼这个角色的加入带来了更多的暴力血腥的元素,收视率一直稳增不降。尤其是三角恋关系也成了观众津津乐道的热门话题。

叫金刚狼的男人身上带着一股狂野的劲头,当你从他的眼睛望进去时仿佛是置身于蓝色的火海,热辣的火舌会撩上你的脊骨叫嚣着危险。他就像夏夜的篝火,在黑暗中与星火交相辉映。举手投足之间就会燃尽周围的氧气让人呼吸困难心跳加速。

相比之下,镭射眼则像是你会在感恩节带回家的人选。他有着传统的稳定和忠诚,他的温柔就像是秋日肃杀的街头他围在你脖颈上温暖的围巾。你只要扑到他的怀里就知道安全了。

在这两种完全不同的男人当中选出来一个实在太难了。

螺旋女想了想结算过指甲油新款的尾款后的账户余额,满意地发现自己的内心对男人毫无波动还想把所有的手掐到自己顶头上司的脖子上逼他给自己加工资。

操控台上准备拍摄的绿灯亮了起来,同时操控着两架飞猫跟进拍摄。

镜头拉近了镭射眼。

【“金刚狼!!”

从战斗镜的反光当中,哨兵机器人一掌拍在了没来得及躲避开的金刚狼身上。镭射眼一边儿朝那儿狂奔一边向屠杀机器的关节薄弱处发射着镭射,“该死的,撑住金刚狼!”

哨兵岿然不动,它伸出另一只手掌对着镭射眼射出了金属绳索套住他的腰腹,没等他用红色的能量波轰开就拉到了自己的手心。

戴眼镜的领队扭着肩膀试图挣开束缚,哨兵把他放到眼前,扫描的红光投到了他身上。

“正在搜索变种人身份——”

战斗队长的内心狂跳,X战警一向在哨兵机器人的清扫名单上榜上有名,其他的x战警都离他太远了,他根本没法在哨兵的处决下挺到其他人的救援。一天之内失去两名X战警,他不可抑制地想到这会对将他们视为己出的X教授会是怎样的打击。还有琴,他的好姑娘又会多么悲伤。他下意识地寻找着琴的身影,如果这是生命的终结,她应该深深地印在他的记忆里。

“在找什么东西吗老兄。”

哨兵的眼球出现不正常的闪光,很快他的面部就被艾德曼金属破了个大窟窿。金刚狼从其间跳了出来,一只爪子上还插着金属眼球。黄黑相间的紧身制服有些损害,肩膀上开裂了一大块,狭长的裂口一路开到了腰腹露出健硕饱满的肌肉。他一脚踩在哨兵还没松开的手指上,有些狭促地盯着绰号是独眼龙的领队。“另一只眼睛哈?”

“一个烂双关,”镭射眼用眼中的镭射轰着金属关节,就算CPU停止工作了这些部件也很难打开,这让他的语气更加生硬。“而且鲁莽至极。”

金刚狼一爪劈开了金属,戏谑地收回手抱着自己的胳膊肘,“不客气,救你一命没什么大不了镭射。”】

小绿灯很快就从控制台上灭了下去,螺旋女在灰匣子恢复原样的同时拉出了几个其他节目的镜头剪辑,但它们只是为了不让自己的手闲着——所有的黄金时间段都让步给了X战警,这些节目多莫压根就没催过。

“上一次我进来的时候你这里所有的屏幕上可都是上档次的太空旅行。”远射从后面走了过来挑剔地审视着中控室里大大小小的屏幕,“而你的视线可都放在我身上。”

这可有点酸溜溜的,螺旋女放缓了自己其中两只手的动作,“如果我能像你一样有个阳光假期,我会立刻去哪个B级星球上把自己晒出古铜色。”

“阳光假期。”金发男孩假笑了一声,“我都快想不起来我的脸在屏幕上是什么样了。”

这可说的有点夸张了,至少还有几个主要的频道会轮回播放他的节目,但六手女神不打算指出来伤害他的自尊心。

绿灯又亮了起来,螺旋女随着灰匣子发生变化的同时继续了工作。远射也屈尊手撑到台子上凑近了看主屏幕。

这次打斗的激烈程度前所未有,被拆分成了很多片段分别进行拍摄。金刚狼的个人打斗镜头进度完成的很快,前佣兵用倚仗着神奇的自愈因子真刀真枪完成那些漂亮的打斗动作。这让人想不明白他放着钱能像流水一样进账的悬赏猎人的工作不做,自己跑过来给全宇宙最大的吸血虫打工。他看起来可不像享受闪光灯的人。

这一幕已经是今天的第三遍重新过场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金刚狼和镭射眼的对手戏不对盘,不是不能按时的到达指定的位置,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动作。

“看来我们的男孩不怎么会和其他人协调。”远射的语气有些幸灾乐祸。金刚狼又一次走错位了,他三两下拆开模拟器向镭射眼伸出了手,“魔卓就不应该用菜鸟做摇钱树。”

螺旋女盯着金刚狼又一次在拉起镭射眼之后横在他后腰的手臂,从上面能轻而易举的发现他胶持在同样穿着紧身衣的同事屁股上的目光。

难怪。

远射瞥了她一眼,用满不在乎的语气开口,“你也对外门汉感兴趣?”

“我感兴趣的只有我的进账金额,”这位身居要职的女士用自己做了法式美甲的那只手捏住了被冷落的长发演员的下巴,“而我现在可握着真正能引起我兴趣的那个。”

free talk:其实这是个心机狼追小队的故事

评论(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