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比–金刚狼即是正义

霸王我的文,迟早要吃我的刀子。
夫夫,夫妻档深得我心。
爬墙小能手

【狼队】假戏真做5

summary:镭射眼需要当众确认一件事儿

斯科特换上制服站在透明的准备室里的时候脸绷地像墓碑一样硬。身侧的心电感应者投给他一个关心地心电波,他一想到另一边儿的矮个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

他把视线固定在站在舞台中心的魔卓身上,绿色的脓包没有一刻是停下来的。两颗眼皮被被金属条儿拉到最开的眼珠子滴溜溜地直转,“我知道你们想要的是什么!炮火!打斗!你们想看流血的,你们想看刺激的!你们想知道谁会是神奇女孩的最终归宿?特别版剧场版会满足你们!”

“把演员都送进去!”,魔卓激动地摇晃着四肢,就好像看到收视率从自己眼前的观众席上窜出来一样,“好戏该开始了!”

四方的玻璃罩突然开始飞速的滚动,随着一股令人作呕的晕眩感之后镭射眼才回过神来。

“……亲爱的公民们,我很高兴能在这里能够看到你们。这些年我们面对变种人,看待变种人,我们带着仇视的有色眼镜,把他们视为恶魔,视为威胁。

“这些年随着越来越多的活跃在公众的视野里,我们会惊讶的发觉他们就生活在我们身边,与我们息息相关。他们是和你住在同一条街上的邻居,是你失明的女儿信赖的主治医生,他们还是你孩子,兄弟。

“美利坚联邦每年都会投入上百亿的美元来探索宇宙当中可以与人类交流的智慧种族,却否认我们身边的同胞,甚至想要抹灭他们的存在。这是对人尊严的凌辱,将来也会受到国家和联合国舆论上的谴责。我们越来越多的人能够更加科学的认识了解变种人,就越会发现他们与我们有多们相似,又是多么平凡。

“他们当中也同样存在着值得纪念和歌颂的英雄,运用自己卓越的能力去保护别人,维护社会的安定,去做别人不能完成的事情。他们并非只为和自己相同的人而战,他们为更伟大的理想和目标而战,为了维护种族之间的和平而战。

曾经人们因为语言不通而产生矛盾,因为肤色而互相仇视,因为宗教而发动战争。这是愚昧的,也是狭隘的。无知让人变得疯狂,我曾经也是盲从于仇恨的一份子,而我的蓝色的好友用事实证明了他自己。现在已经是理性而又科学的新时代了,理应当把这些知识交给群众,交给我们的孩子。这样当他们有一天发现了自己的能力时坦然的像看见自己长出了喉结,而他们的父母会像给他们准备卫生棉条一样自然而不是尖叫的把他们赶出家门。

“今天你们来到这里,我为你们而感到骄傲,因为你们将会更加了解变种人。当误解消失,歧视也就无从立足了。”

暴风女为总统凯利的变种人博物馆的落成演讲真心实意地鼓着掌。而野兽坐在台下嘴里已经激动的说起了曼德拉的出狱演讲金句了。金刚狼抱着自己的手臂看着这位曾经偏激的反变种人参议员,“这家伙比以前看起来顺眼多了。”他侧过脑袋和这次代表教授出席的镭射眼。

“人都会有所改——”突然镭射眼脸色惨白地勾着后背抱着自己的脑袋从椅子上跌了下去。

金刚狼暗骂了一声,从椅子上弹了起来蹲在地上把镭射眼扶起来,他嗅了嗅脸色苍白的领队,确认了没有什么中毒中伤的味道后就不着调地开起了玩笑,“镭射反着开开了,镭射?”

“这不好笑金刚狼。”天气女神剐了他一眼,随后关切地看着自家队长,“发生了什么斯科特?我从没见过你这样。”

“我们得回去暴风,”镭射眼搀扶着金刚狼慢慢地站起来,他的举动很显然给落成仪式带来了不小的插曲,就连总统都投来了疑惑的一瞥。但他顾忌不了那么多了,“学校被袭击了!”

“我和琴有心电链接,可以互相感觉到对方的存在。”镭射眼坐在黑鸟的副驾驶位上,他忍不住把自己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来排开自己心里的焦虑,“就在刚刚我们之间的心电感应突然断开了,我能感受到另一边传来痛苦。”这种痛苦是让这位老练的战斗队长失态的主要原因,他拒绝像以前那样去猜测更糟的可能。“我们必须得尽快赶回去,学校很有可能受到了袭击。”

“教授也没能回应我的通话请求。”野兽在一旁补充。

“我们需要做好马上应战的准备。”

“迫不及待。”

学校里的情况不容乐观,小淘气牌皇千面人都被一股强大的精神冲击击晕,对于发生了什么一无所知。学校里唯二的心电感应者X教授和神奇女孩都失踪了。

整个学校都被压抑的气氛笼罩了。金刚狼潜入到人友会当中打探消息,野兽则联系他的总统朋友打探消息。暴风女则发动莫洛克们留意异常的消息,但到现在为止没有一点儿进展。镭射眼像被绷紧发条的机器一刻不停地思考着自己到底遗落了什么。

“凤凰神会降临,神会净化一切罪恶,把宇宙改造成天堂。”

千面人靠在休息室的沙发里面把自己变化成电视节目里的人物,惟妙惟肖的模仿起来紫衣女子的动作,“凤凰神会拯救一切——哈哈哈!”

千面人还是维持着女人的样子,但他的声音已经回来了,他吱吱咯咯地窝在沙发里面怪笑。“我从五岁开始就不相信这样的鬼东西了。”

路经休息室的镭射眼朝他投过了不悦地一瞥,但他很快察觉到了什么。

“莉莲达拉!我记得她,半个月前她来过这里。教授和琴接待了她,她当时让琴感觉很不舒服。因为他们认为琴是他们信奉的某种神的化身,他们自称是——”

“地狱火。”金刚狼从斯科特的身侧走了进来,他身上是一套老套的马甲和衬衫。“人友会里面是个热门话题,他们说如果这玩意能烧毁了地球上的每一个变种人就去信奉那个劳子模子凤凰神。”

“如果让他们知道神就是变种人他们大概会大失所望。”镭射眼打开了通讯频道,熟悉的战时任务部署的镇定又回到了他的身上,“向我而来X战警。”

“我们要去造访一下凤凰神。”

虽然是直播,事实上也和现场有几分钟的时差来保证不会事情脱缰。斯科特在插播广告的间隙里面得以喘息。

斯科特努力把自己融入到剧情当中去,但他做不到,他总会被罗根扯开注意力。金刚狼的每一个动作看起来都别有深意,斯科特从来没想过如果金刚狼不是个直男,或者不像他想象的那么直。那么他认为应该稀疏平常的事情都变得耐人寻味了起来。那些剧中额外的身体接触,那些塞满他冰箱的啤酒。

如果这一切都如他猜想的那样,那金刚狼现在这副彻头彻尾爱恋着神奇女孩的样子又是做给谁看?

X战警潜入到地狱火的时候所有人都带着黑色的面具,看样子是在参加化妆舞会。镜头随即一转,金刚狼猫着腰掠过墙角,他轻松地打晕了巡查的侍卫。他向后招了招手,镭射眼一行人很快的跟上了他。金刚狼一路根据气味找到了教授。

X教授的状况不容乐观,他被一个巨大的脑电波器连接着,像是中间的一块儿变种蓄电池。

金刚狼低声地咆哮了一声就毁了整台机器,三下五除二地把教授剃了出来。野兽扛起昏迷的教授往外走。

“这帮挨千刀的早晚会付出代价。”金刚狼嗅着房间里的味道,“我闻到小琴的味道,但是很淡,而且不太像——”

“我的X战警……”教授呓语了两声,他强睁开眼睛,恐惧让他脸上的皱纹更加深刻,“离开这里,趁现在还来的及,离开这里。”

“凤凰降临了。”

碎石从顶棚掉了下来,一场能量的风暴席卷了他们,镜头一黑。

“凤凰从来就不是什么神,它是一种宇宙的能量体,他们利用我和神奇女孩来控制凤凰的力量为他们所用。”

能量的风暴像浪潮一样一波一波击碎了所经之路上的任何物质,被分解的物质随着风暴围绕着中心的红发女人旋转。

“已经没有人能制约凤凰了。”教授无不痛苦地说,“在地狱火将它降到神奇女孩身上时我所能做的只有尽可能帮助琴抢夺自己身体的主权。现在凤凰已经找到了机会,它马上就会占领她的整个身体作为自己在地球上存在的介质。”

“那会怎么样?”镭射眼从地上爬起来,他的眼睛紧盯着自己的爱人,他在失去她,却无能为力。

“我恐怕这里不会再有地球了。凤凰是宇宙当中代表消减的力量,它会把一切都炸了。”

释放我——解脱我——

一股强烈的声音在所有人的脑子里响了起来,是神奇女孩的声音,但听起来又不太像。像是更纯粹的力量。

“我们不能放弃她,我们不能教授。”镭射眼哀求地看向教授,“这里一定有什么别的方法能够救她。”

对危险到来要比他人更加敏锐地金刚狼在喊出小心之后将离他最近的镭射眼扑到了地上。能量风暴又一次卷了过来把X战警狠狠地抛了出去。

毁灭我——毁灭我——

“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金刚狼从他身边起开,强劲的肌肉支撑着他顶着暴走的能量风暴向中间的红发女人一步步迈近。

“不!”镭射眼紧紧地扒着地面,能量压制让他甚至没法站起来,“不金刚狼!你会杀了她!你不能杀了她!她是琴啊!”

狂戾的能量风潮剐过他的身体,他的制服首先被分解到破破烂烂地。金刚狼把手臂相交挡在身前扛过随后而来的下一次风暴,手臂瞬间失去了皮肉,可以看见钢骨。金刚狼被卷翻到地上。

从这个角度斯科特能看到男人的神情,他的表情像是看着世界上唯一值得他注视的人,而他没有看着琴,他在看斯科特。

虽然这在镜头里不会有太多的区别,但斯科特还是出戏地心脏狂跳。

他缓慢地爬起来,继续向中心靠拢,身上恐怖的伤口,消失肌肉组织似乎都与他无关,他皱着眉头坚定不移地走了下去,就好像这一切只是蚊子在他身上叮了个无关痛痒的小包。

毁灭和生机交替地出现在男人的身上,而凤凰的表情空洞无物,就好像有人把曾经寄居在其中的美好灵魂抽去,只留下一个相似躯壳的杀器令他们伤心欲绝。

终于罗根抱住了她,但他还是在看着斯科特。斯科特发誓他看见了全世界的温柔在金刚狼眼睛里面,就算隔着红石英眼镜也改变不了分毫。末日一般的景象里,罗根就像一场林火,斯科特感觉呼吸困难。

“罗根,不!!!”斯科特撕心裂肺地咆哮了出来。

金刚狼的钢爪没入到女人的小腹,能量风暴一顿,生命的光泽从那双漂亮的绿色眼睛逐渐消失,金刚狼被分解的皮肤逐渐长了回来,破损的声带终于能发出声音。

“我爱你。”

最后一刻他们熟悉的女孩朝他露出了一个虚弱的微笑,随后则是一场爆炸的白光。

萨默斯眨了眨眼睛,第一次对着摄像头反应不过来。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罗根在哪。

魔卓的机械爪还在会场的地上倒蹬,斯科特把自己撑起来,金刚狼和琴的海报就立在中间。海报只是个载体,可以把人暂时地放到里面,魔卓每次做现场直播都要把这个作为嚎头。

斯科特在里面带过的次数不少,如果硬要他来评价的话,他会婉转的告诉你,不要死的太早。

但斯科特现在没有心情告诉任何事儿。刚开始的两步他还走的有些踉跄,他的眼神胶在那张海报上。海报上的罗根嘴角带着一抹玩味的微笑,眼角确实化不开的情深。那是给他的,而全维度都会以为那是金刚狼给琴的。

想到这儿,斯科特想都没想就给了海报一记镭射。

绿色的脓包托着自己的脸尖叫,但斯科特一个字儿也听不进去,他盯着从爆炸里面跌出来金刚狼。男人咳嗽了两声,就单膝把自己撑了起来。

“看起来死亡也就那样嘛瘦子,没你说的那么难以忍受。”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斯科特拉住他的领子把他抓向自己。

罗根有些吃惊地挑挑眉,但他出人意料的没有打那个直球,“你以为是什么意思,镭射。”

从第一天开始金刚狼就在向镭射眼展现自己的魅力,他甚至用了镭射眼的后须水而且还闻起来很舒服。现在镭射眼的耐心终于耗尽了。

斯科特把罗根拉的更近了,他狠狠的吻上了罗根的嘴唇,而罗根回应快得像早有预谋,他们难舍难分地吻到了一起。尖叫声,背景乐,嘈杂的人声混合在一起,而他只是他妈的不在乎,这个有着一身性感的肌肉的活计属于他,这是宣告主权。

“我要开那辆马自达。”斯科特气喘吁吁地和罗根分开。

罗根笑了起来,“她现在全是你的了。”

这可真他妈棒,比能收到宇宙探索节目的机顶盒还棒。斯科特的小腿肚又开始泛起那股熟悉地酸软,而这次他终于明白这是因为什么了。

罗根把他拉到了下一个吻里面。

FIN
freetalk 还有个肉,有时间再放。lof吃我格式看不出加粗和斜体就凑活看吧

评论(7)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