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比–金刚狼即是正义

霸王我的文,迟早要吃我的刀子。
夫夫,夫妻档深得我心。
爬墙小能手

【狼叶】拥抱·上

summary:最后他们紧紧地拥抱了彼此

1

杰洛特和叶奈法不经常拥抱。他们真正相处的时间短暂而又激烈。当叶奈法投身到杰洛特的怀抱里时,她的目标是猎魔人的嘴唇;而当杰洛特把她推到墙壁上或者船杆上,不那么愿意的独角兽背上时,他也不仅仅为了抱着她。他们用了足够长的时间去怀疑对方,怀疑自己,所以当他们的关系达到平衡的时候,他们会接吻,会热烈的推搡,像感情在胸膛里关不住了,一定要在互相的口舌或者肌肤上尝出来一样。

就像现在,女术士趴伏在他的身上,两条腿紧紧地夹在杰洛特的腰上。猎魔人的手落在她的后背和屁股上充满保护欲地把对方圈在自己的怀里。哪怕叶奈法施了悬浮咒,可不断倒退的树冠还是让人没什么安全感。他到底是怎么答应这个疯狂的提议的?

叶奈法突然夹着他的腰像是从他身上挣脱出去一样,气流从他的耳后向他裸露的后背滑了出去,杰洛特喊着叶的名字试图抱紧她,但她推了一把他的胸膛。现在气流从他的脊椎分流直冲到他的肋骨上,他们在往下掉。

猎魔人应该没有恐惧,但他还是心跳加速。杰洛特想说什么但他只是把嘴唇绷成了一条直线,他能直直的看进叶奈法的眼睛,她瞳孔上细微的纹路,她对他近乎直白地探究。这也是女术士的新花样中的其中一个,就在杰洛特笃定的认为这是叶奈法对猎魔人特有的竖瞳的某种该死的测试的同时一股强劲的气流猛的托住了自己。猎魔人的五脏六腑都有被抓了一把。

"三个月了叶,也许下次你再有新点子之前应该告诉我一声。"杰洛特抱怨着。

叶奈法轻快地从他身上翻了下去,杰洛特的视线跟着她肩胛骨位置上的黑痣移动着,直到她背对着杰洛特将自己略显凌乱的卷发撩到了肩后。她头发摆动的频率和她身体移动的节奏恰到好处。如果丹德里恩在这里就能说出来叶奈法身上到底是哪种韵律,感谢随便什么东西,丹德里恩永远不会知道。但这种光景没有持续多久就被魔法织物包裹住了。

"提前说出来的不叫惊喜杰洛特,那会让我少去很多乐趣。要知道你能让我探索的乐趣越来越少了。"她转过身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这本来应该刺痛人,可杰洛特却想亲她,"我得告诉你,这里离商路可相距不远。如果你不想赤身裸体的给容易受惊的弓箭手当活靶子最好现在就从地上起来。"

"也许你该给我也整一套魔法的衣服,或者用用你的魔法把它们叫过来。毕竟把它们扔到三公里外某人也得付一半责任。"杰洛特把自己从草地上撑起来走到叶奈法的身后撩开她的头发吻在她后颈,在她耳边厮磨,“一个全裸的猎魔人不足为奇,但他的名誉和身边的温格堡的女主人绑在一起。只是一个小咒语叶。”

"你说的没错,在一个裸男旁边无论如何都会有损我的名誉,这也是为什么我要用传送门先走一步了。当然作为一个体贴的女术士,我是不会强迫你和我一同跨过这道让你觉得下一秒就会把你分成两半儿的法术里面。"叶奈法用食指抵着杰洛特的喉咙往上一直划到他的下巴上,就好像她做的决定真的是为了体贴一直对传送门颇有怨言的猎魔人一样,随后她毫不客气地向后推开杰洛特的胸膛,金色的传送门在她身前展露出来。

“我会在温格堡等你,试着赶上晚餐杰洛特。”

2

女人的直觉总和自己的心爱之物紧紧地联系在一起,这一点无法用牛堡里教授的任何一条理论来证明,在魔法上也没有恰当的解释。但却是通用的常识。

“杰洛特。”叶奈法维持着自己的动作阻止着炼金魔物从房梁上空的次元裂缝里逃逸出来,巨大的魔法消耗需要她聚精会神的对付这些新藏品带来的麻烦,“你在用什么画法阵?”

“一块恰好在你房间里的炭石。”

“放下它,我不管你用什么画好法阵,咬碎你的食指或者把你的银剑融成水。”叶奈法的语气像是想要把自己眼前不断放下刨着爪子的炼金产物掐出水来,“那是亚甸最新款的眼线笔。你是在为我把你一个人晾在野地的事儿报复我吗杰洛特,用这种幼稚的方法?”

“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比谁都清楚!”她低吼着,灰色的魔法漩涡从裂缝的两边越发凶狠地朝中间碾压起来,边缘的魔物已经开始支离瓦解而中间的却仍旧无知无觉地往前用尖爪拨开魔法带给它的阻力往前进发。

猎魔人手里的眼线笔在收尾的最后一笔之后不堪负重地断成了两节,为此叶奈法再一次发出混合着怒火和悲愤的喊声。杰洛特没有再浪费任何时间他回身抱住叶奈法的腰把她从法阵的范围里拉出来。就在两个人重重地摔在地上的同时法阵运转了起来,金色的魔法被从炼金魔物的躯壳里抽了出来被吸纳到法阵当中。金色和灰色的光晕交替着次元裂缝在两种颜色的光晕的作用下逐渐缩小。半空中的炼金产物们失去了魔力的支撑纷纷摔到了地上。

杰洛特保持着一只手圈着叶奈法腰的动作,另一只手把溅到她头发上的碎渣拿开。叶奈法流了一些汗,让她的鼻尖显得湿漉漉的。他们离得如此之近,以至于杰洛特能看到她脸上细小的绒毛,就像黎明前沾满露水的新叶。所以他如第一缕离开地平线的阳光亲吻莹莹的枝蔓一般吻了上去。叶奈法少见的没有强调卫生,而杰洛特也根本没想提醒她,他们互相拉扯着像是要把对方拉入到自己的怀里;他们的身体紧紧地贴合在一起,短暂的分开,又一个吻。直到好一会儿两个人才有些气喘时才分开。

“这里有一个教训,”叶奈法这么说到,“我们俩都该记住的教训。”

“别在你的新藏品上做爱?”杰洛特试着把嘴角的笑意压回到肚子里,现在可不是个发笑的好时候,可在他回望向那双兰紫色的眼睛时,它们又跑了出来,浮现在他的面容之上。

“你根本对自己做了什么一无所知——除了盔甲,武器,马和酒,你们男人对这些小东西的作用嗤之以鼻,更不愿正视它们的价值。你刚刚就用了一个女佣在亚甸的银行长家里兢兢业业苦干一辈子的积蓄画了一个魔法阵!从现在开始你应该离我的化妆包远远的,不,我永远不会让你再碰到里面的任何一件东西!”

“而你在用一个女佣一辈子的积蓄在你的眉毛上勾线?”

“那是它本来的用途,如果它没被捏成碎片儿。”

杰洛特把叶奈法又拉进了一个吻里,因为她的意思是在她的那些古怪的藏品上做爱还没被拉到黑名单上。而一个无比昂贵的魔法阵,一群碎的七七八八的石像——没有比这更怪异的藏品了——介于它们只是在几分钟前就要挠到女术士的鼻尖上。

叶奈法推开杰洛特的胸膛,语气强硬:“别想了杰洛特,你不能一天破坏三件我喜欢的东西。”

然后她狠狠地扯开杰洛特的上衣,就像她十几分钟前正准备做的一样。

tbc
freetalk:我不管没写完也要发。七夕狼叶也要甜x

评论(7)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