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比–金刚狼即是正义

挖坑三年,跑路两年。不要粉我,没结果。

【零号犯人】金刚狼自述

皮肉被烧焦的味儿。

醒来后推开自己身上已经烧得看不出样子的焦尸从里面爬出来,外面没有党卫军把守——没人愿意到锅炉房里自寻死路——在换衣间里面扯了一身合适的衣服给自己套上之后就趁着还没明亮起来的天色摸回了犹太人中间——这说法不太准确,这帮人哪的都有,波兰的,法国的,甚至一些英国的大兵。

没人对自己突然的到来产生什么怨言,找到了一个没有尿迹的角落靠着墙坐了下来。无论多少次充满人的地方纷杂的气味都会让自己鼻子不那么好受。

该死的集中营还有一点让人难以忍受就是上千号人喃语,尖利的喊叫和坐在噼里啪啦作响的炉火边儿的说笑声。而值得欣慰的是后者已经不常钻到自己的耳朵里了。

党卫军们被新上任总司令搞得够呛,夜里的嘟囔声变得更大了。

死人会复生,他们这么嘀咕着。

接下来的日子里,多半的时间就像一块儿麻木的死肉一样跟随着队伍里前一个人拖沓的步子往前走,肩膀上的重物让自己的背脊显得佝偻,就像这里面的每一个人一样。卫兵的训斥声也显得有气无力,死亡盘旋在营地上每一个的头上。

有轮胎滚动的声音。猛地停下了脚步。不像押送犯人的卡车声音沉重。放下手里的东西盯着勾栏外的地平线,很快几辆小轿车冒了出来。

轿车的车窗没有完全关上,里面坐着一个高帽子的生面孔。一个视察员儿。直到那辆轿车彻底离开自己的视线才重新把重物重新扛在肩上,融入到缓慢前进的队伍。把气味露出来,猎物就会自己找上门,而现在只需要等待。

跟着队伍绕道司令部的前门,有所回升的灭绝率,你以后能大施拳脚。这些话透过玻璃窗子传了出来,还有木塞脱离瓶口的声音,啵。

在自己第三次绕到他们门前时,他们已经走出来了,新上任的司令和对他极为满意的巡查官。放低了自己的视线让自己显得缓慢而呆滞,而灵敏的听觉和嗅觉继续尽职尽责地告诉自己他俩的位置。越来越近了。一个卫兵冲过来怒吼让我回到队伍。还有新鲜的红酒味,他至少喝了三杯来庆祝。现在他站到自己面前了。新司令制止了卫兵。他看见了我的脸,突然开始咆哮,枪套皮扣打开的声响,火药味。

“嘭——”“嘭——”

两个膝盖被子弹大碎了骨头,血腥味重新充满了鼻子冲散了该死的红酒味。我跪倒在地上。新司令还在咆哮,对自己亲手把我送到锅炉房里的事儿深信不疑——就像他深信他在几天之前确实把子弹打到我的脑壳里一样。

两个党卫兵在他的命令下架起了我的胳膊把我拖到了中间处刑。冷汗和颤抖藏在他们厚实的大衣下面——恐惧的味道。他们认出了我的脸,毕竟他们比几任短命的司令活得都要久。我的膝盖在重新长好,但稀稀拉拉地鲜血让新肉不那么明显。

放松了自己的手骨,尽可能平静地面对各自己几米远的一排枪口。让自己的爪子没有那么蠢蠢欲动。

巡视员显得没那么满意,他开始谈论军纪,对下等民失态和战资匮乏,而那个司令还盯着我的脑袋。这几乎让我想放声大笑,但我只是加重了呼吸。他无视了巡查员告诉卫兵把子弹打空了才可以结束扫射。就好像这样我就能成为他的死亡名单上的一个小数据。就像他那些被送去锅炉房的人,和其他沉睡在子弹底下的人。

而我会再次醒来。

freetalk:这本漫画特别好看,安利一下。里面借用老狼的设定创造出了一个集/中/营传说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