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比–金刚狼即是正义

霸王我的文,迟早要吃我的刀子。
夫夫,夫妻档深得我心。
爬墙小能手

【狼队狼无差】Wake Up 醒来chapter1.1

声明:我不拥有他们,我只拥有故事

Wake up醒来 chapter1.1

他从另一条时间轴醒来,物是人非

----题记

       罗根模模糊糊地在清晨醒来。

       阳光还没有出现,有些摇摇晃晃的走在仍在沉睡的走廊,一直走到空无一人的厨房罗根头部的眩晕感才有些缓解。

       这种眩晕感自从他在这个时间轴醒来之后就一直存在,像什么顽固的东西在极力抵制着(汉克对这作出了解释---有关意识和身体的融合或者别的什么兼容问题---时间问题)

       冰箱里没有啤酒---这点倒是没变,罗根拿爪子启开汽水时想,就是那个玩冰的小子不在这里(也许他已经有别的事情可以和小淘气去做,不用再在厨房耗费整个晚上了)

       在罗根干掉第二瓶温凉的汽水之后,斯科特出现了。

       他大概是拿一些咖啡---他全身都是熬过通宵的疲倦的咖啡渣的气息---世界并不和平,x战警仍然活跃在第一线上解决一些变种人犯罪,针对变种人犯罪的事,有时还有复仇者那边扔过来的烂摊子。这些层出不穷的工作的书面文件确实让人头疼,而他还有几节实战课。

       斯科特对罗根的出现并没有太意外,他紧绷的下巴向罗根点了下就背过身去冲速溶咖啡。

       罗根皱了下眉,也许是早晨的这份静默让他并没有开口,空气中只剩下斯科特一个疲惫的哈欠。

        斯科特有些头疼---刚刚结束的一份x战警高危的日常任务,一份要交给神盾方面的正式文件,这些让他的神经一直处于紧张状态,太阳穴突突地跳动---他需要休息,而不是咖啡,或者是几个小时之后的几节实战课---他闭上眼推上日常眼镜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他想放松一下,但咖啡因却在折磨着斯科特的胃,他的神经上传来钝钝的阵痛。

       然后,他听到了有什么东西被加到了他咖啡里。

       哦老天---斯科特有些愤怒地戴回眼镜,这个家伙就不能消停点吗?他难道就不能有他那该死的,好的出奇的狗鼻子好好嗅嗅别人已经很累了,不要再往他的咖啡里加牛奶了...加牛奶?

       咖啡杯里的牛奶打着白色的漩儿,像某种奇妙的幻觉。

       这种幻觉和金刚狼刚刚好像说他的实战课他替了一样奇妙,镭射眼怀疑自己可能是公文写多了,在自己的书桌上做了个混乱的梦。

       也许他真的需要休息几个小时了,斯科特喝了一口咖啡(但这杯咖啡的奶味太重了)

        他坚信那只是一个幻觉,所以他在浅眠了两三个小时候后还是来到了大厅。

        而比自己稍晚几分钟到达的金刚狼显得不是那么高兴,虽然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皱着眉一副离老子远点的表情,但镭射眼还是察觉出那份轻微的不同,这份恼火是冲着自己来的(某种特殊的经验)。虽然他并不知道是为什么---为他没有按照他说的那样被顶替掉课?拜托谁知道他不是说着玩玩,或者提前下课,或者给这些孩子灌输一些奇怪的个人英雄主义的思想?他现在真的没有时间猜他在想什么。

        这次的实战课并不是在危境室上---虽然工匠已经把那里改造的更加完美,可以媲美那些现实当中的场景。但毕竟有些东西还是不一样---那些有关心态的问题。

        x战警需要在很多公众场合战斗,而公众场合的战斗就需要减少损失,控制好自己的能力既要打败强大的对手又要避免不必要的损失变得尤为重要。

        原本教授他们这些的是野兽---他的能力破坏力更小,也能把自己的力量控制的更好。但现在野兽到了麻省分校,孩子们也需要更强大的对手,同时能更精准的控制自己。

        怎么说也轮不上金刚狼,他的战斗风格就是破坏,和仗着自愈的不顾一切(以及最近突然变得更加凶狠利落同时致命的攻击---这让人莫名的感到不对劲)

        金刚狼的加入让这节课变得更加让人头疼。

        也许他现在就应该让金刚狼滚蛋——无论是因为他上次骑到水里到现在还没从工匠手里送回来的摩托,或者因为他现在烦死他了。

         学生们已经可以较为熟练的让教授的家具安然无恙,然而金刚狼去让这个足够大的房间变得更加空旷。

        镭射眼感觉自己的头更疼了,而且眼前有些模糊,同时阴阴沉沉的。

         劣童用意念拯救了差点被超级石头体格的石崩压着的古董花瓶。这大个子无比怀念在危境室里的课程---作为一个不够灵活的力量型变种人哪怕他已经格外小心还是难免因为砸碎点墙壁和弄坏地板而在总分上扣上几分---他已经连续垫了几次底了。

        斯科特紧盯着每一个人,计算着他们的得分,同时指点着这些未来的x战警们;金刚狼则在这些孩子中间,给他们加大难度。

        突然教授的吊灯在沙尘躲避劣童的能量冲击时摇晃着离开了屋顶,斯科特抬起头,疲倦已经把他钉在地上了,他有些迟缓的把手搭到眼睛上准备用镭射把这玩意射走。这样至少他不会被压死---也许会受点轻伤。(意料之中)然后金刚狼突然扑了过来(意料之外)他根本来不及收手,然后金刚狼就和吊灯一起被射了出去,拍到了墙上。

        这个变故让正在打斗的学生们都停了下来---石崩靠近了些已经把自己身体像橡胶人一样拉长了的水银:“我想这次有人能给我垫底了。”

        斯科特感觉自己头都要裂了,“你到底有什么毛病?!你觉得我需要以你扑上来压死我的方式避开那个吊灯吗?!你根本就是在帮倒忙!”

        “放轻松老弟,只是避免一些不是必要的伤害,我能自愈。”

        “不是所有人都像你恢复的那么快,但也不是所有人都需要你来过来逞英雄金刚狼---我能自保。”

        然后他发现罗根没有像往常一样马上回嘲,只是瞥了他一眼。

       “你是掌事儿的,你说了算。”金刚狼把自己撑了起来,扯了扯嘴角,“我就是个路过的。”

        他忽然有些哽,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说什么,他明显把没休息好的坏脾气撒到了对方身上,他可能要道个欠,但是他又不知道从哪里开口,下巴自己绷的太紧隔绝了他开口的机会(这个样子很像他们俩个平时争吵的状态,虽然不是他想要的,但这确实是一种防卫状态,能帮助他保护自我)。

        然后金刚狼一言不发地离开了课堂(永远是这样,谁敢放心把课时交给他)镭射眼又重新开始上课,像这一切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插曲。

        但有什么不对劲,斯科特这么告诉自己,这事情出在金刚狼身上。他的头比金刚狼走之前更疼了,也许刚开始他就应该他对方赶走,无论是因为他上周把自己的摩托开到水里到现在还没有从工匠那儿回来,还是他还在对琴动手动脚(天知道为什么这头狼就不明白别人的未婚妻不能动吗)。

        金刚狼最近记忆出现了紊乱(教授和汉克的官方解释,但他觉得没这么简单,有些别的东西被含糊其辞的敷衍了过去)斯科特总觉得他在盯着他(或许不止他一个)像在某种审视,这让他战斗的时候很不自在。金刚狼好像乐于挡在每个人前面当肉盾,或者一个人歼灭所有敌人。虽然他很感激对方这么做让所有人的任务量都有所减轻,但也无法抵免他违抗自己命令时窝火的感觉(这不对劲---对方还是金刚狼,没被调包,但是版本不对)。

        毛骨悚然,他不知道金刚狼出了什么毛病,而知道的人却缄默不语。     

        这种云里雾里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他一向严谨,无论是制定作战计划的时候还是对待生活。

        战斗队长觉得他应该做点什么了。

        去了解一个队员---这没多难。

To be continue

欢迎捉虫,珍惜留言
随缘居狗带了,转到这里更新。时间轴逆转未来之后。CP向不严重,重要走剧情和日常,空有谈恋爱的心不干谈恋爱的事情。里面有一些人物和情节是根据漫画宇宙或动画宇宙补充的。原创角色会做标识。会将其中涉及的梗做整理发出。但会很缓慢。
这两天就把文全搬过来

评论(10)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