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比–金刚狼即是正义

挖坑三年,跑路两年。不要粉我,没结果。

【狼队狼无差】Wake up 醒来 chapter1.3

       金刚狼大部分时间都泡在危机室里(这不代表他不合群---与之相反,因为无法控制能力而过着宛如苦行僧一般生活的自己在和别人私下相处时总会显得有些拘谨---不可否认,罗根很会和别人打成一片)

       工匠和金刚狼意外的合拍,虽然一直是罗根在单方面的压榨对方的劳动力,但毕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显然同样参加过战争的经历让两人有惺惺相惜的感觉,也更有共同语言。

       斯科特默默的关注着罗根,然后在只有他一个人时,把所有数据记录在案。

        罗根是一个重度的烟瘾及酒瘾患者,同时也不是一位禁欲者---这导致了规律性的数据缺失,严重影响了数据的收集。但他并不准备冒险跟踪对方。一方面原因是x战警的工作,一些和复仇者方面的交涉任务并不轻松,另一方面金刚狼自身就是一位优秀的侦踪专家以及一位反侦踪专家,跟踪对方无疑是班门弄斧。

      同时,他并不想在任何条件,原因,时间下被认为是金刚狼的跟踪狂---尤其在他和琴刚刚订婚的第一个月。这会显得他像一个猜疑心很重的未婚夫跟踪自己未婚妻的前追求者。

      斯科特叹了口气,然后把自己埋到了椅背上的海绵垫里。当局的形式并不容乐观,普通人对于变种人的排斥依旧难以消失。甚至在很多人的印象里,变种人就是大型杀伤性武器,长相迥异的怪兽,甚至是恶魔,异端。有些孩子甚至还不知道自己的能力是什么就被充满恐惧的人们送到了火堆里,或者永远的失去他们的家,幼小的生命就消失在绵延不尽的午夜里了。

       大部分变种人的能力都属于能力弱小的徳尔塔级别,跟普通人基本没有区别。对于他们的隐私保护,防止他们的信息落入反变种人的极端分子手里,或者在这之前就把他们保护起来。琴在他们刚刚订婚之后就被派到了麻省准备建立泽维尔天才学院的分校,将更多变种人成体系的保护起来,培养起来。这受到了当权者的阻挠,因为变种人基因上的优越性,政府警惕他们会成为私人军队,同时渴望把他们变成武器,利用他们。这使学校的建立变得敏感起来。

      但是他们需要分校。现在估计全世界除了周围的几个小镇还以为他们是正常的封闭学校以外,都知道这是一间变种人学校。想袭击变种人?go ahead。想抓变种人?go ahead。想参观变种人?草,扯远了。

       汉克在政府方面的旧关系让他们之间的交涉变得容易了很多,琴已经和一部分人秘密前往分校的校址,开始了接纳新一批学生。分校建立的困难层出不穷,再加上时区不同,两个人除了公事以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再聊天过了。他可以从寥寥几语中体会到对方对于工作的热情和投入,他也很开心对方能找到想要为之奋斗的事业。但是有些东西在他们之间改变了,他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但确实有什么东西改变了。他无法向对方抱怨什么,无名指上的戒指也失去了刚开始他所期望的和认定的稳固性。烦躁像野草一样疯长,他用指甲敲着眼镜腿,试图用规律性的敲击声让自己平静下来。他再一次,无比希望金刚狼并不喜欢自己的未婚妻并热烈的追求过她,这样很多事情就会简单很多。他因为关心自己的战友所以做出了一些调查,按在谁身上都很正常,但涉及到金刚狼,就又变成什么值得遐想的私人恩怨了。

      金刚狼从来不是让人省心的角色。认定这一点之后,他叹了一口气,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准备去堵对方。金刚狼的烟酒再一次告竭了---这些从对方的行为态度和他又消失的车钥匙都可以判断出来---他已经不想制止对方偷他车钥匙的行为了,反正无论他藏在哪都会被发现---管他是因为超级嗅觉还是野兽直觉才会发现他放到墓地花坛底下的备用钥匙,他已经没地方可以藏了。

      一次解决一个问题。斯科特告诉自己,然后把自己从椅子上拖下来。观察一个人的最好方法就是接近对方,而他如果再晚点出发的话就只能赶上对方开着自己的宝贝摩托留下来的尾气了。

 

      下午的最后一节课还没有结束,走廊里浮动的金色尘埃偶尔会伴随着一两句教书的声音发出轻微的震动,哪怕是金刚狼的课堂---自上次实战课之后,金刚狼就再也没有提出过要帮任何人代课,甚至他自己的课都经常翘掉很长一段时间。不过现在看起来罗根上课还挺像一回事。斯考特站到了后窗的盲区里观察着课堂。罗根难得系了一条领带,袖子撸到了小臂撑在了讲台上。他身后的白板上只有寥寥几笔的板书,至于他本人也不那么注意到底有多少人记了或者在听。

      托那几行没多少却基本占了大半个白板的福,他能知道他们已经讲到了美国人参与二战---感谢上帝,这次他没有像讲一战那样用爪子吓唬学生。战争搬到书面上确实没什么可讲的,对于经历过足够多战争和死亡的金刚狼来说,难免惊人的相似,乏味。但还好罗根的幽默细胞还和他健在的头发一样茂盛,他可以绷着脸,一脸严肃的假正经地讲冷笑话甚至开黄腔。孩子们爱死这个了。他们被逗得在座位上笑成一团,然后在年长的变种人敲击桌子的威胁声里才勉勉强强的坐起来。

       罗根可以跟人好好相处,只是格外的喜欢挑衅你而已。斯考特疲倦的揉着太阳穴,他知道解决的方法,但是那不可能,他永远不会把琴让给他。

      也许是他的动作让他离开了视觉盲区,年长的变种人向后窗的方向望了一眼,他又说了些什么,然后教室里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像地下的熔浆迫不及待的喷涌向地面,几个学生已经冲向了后门。他们惊讶地看到他们戴眼镜的导师,匆匆的打过招呼后就冲向了走廊,很快就消失在长廊里。对于这些还不到斯考特腰高的低年级生来讲,罗根说下课时候的声音就像天籁一样。只剩下几个还对美国队长的军旅轶事恋恋不舍得孩子还围在年长的变种人身边央求对方把故事讲完。

       斯科特在对方用‘没门,老子给你们提前下课可不是为了给你们讲巴顿将军的故事’打发掉最后一个孩子后堵到了门口,而对方则一如既往的一脸‘别他妈的挡道’的表情。

      他向罗根伸出了手,对方眉头几乎系成结,“我的钥匙---给我,肯定在你这儿。”

      “我还要用。”罗根抱臂和他对峙着。

       “容我提醒那是 我的钥匙,”他加重了‘我的’的读音,坚定地向对方伸出手。对方用那双金棕色的眼睛打量着他,然后把从裤兜里掏出来挂着眼镜挂饰(那是琴选的,她一直觉得那很适合他)的车钥匙,勾到食指上,一遍偷瞄着他的神色一边转着钥匙。看见对方的神色没有一点松动才有些泄气的把钥匙扔给了他。

       摩托不是自己的,对方要走钥匙也是情理之中。但罗根并不是那么吃亏的人,他眯缝着眼睛,嘴角勾出了了一个近乎嘲讽的弧度,“我们本来会有一个愉快的狂欢之夜---你知道童子军,那种超过午夜十二点的。”

       面不改色的收下自己的钥匙,熟稔地反驳了回去,”没人会让自己的未婚妻在千里之外还要考虑背叛问题---女孩总会和好男人回家。“

       对方只是挑了一下眉。

       堵得金刚狼没话说确实是个令人愉悦的事情,但他的目的不在这里“教授让我去采购---和你”

       对方那双猎人般的眼睛再次盯上了他,他在心里数着自己的呼吸,自信没有暴露出来有什么不对,“暴风有其他事情---教授想让你放松一下,而我负责看着你省得你把教授的信用卡刷爆。”话说的半真半假,给了对方足够的遐想空间,对方显然没有继续怀疑但他仍旧抱着肩,没有松动的迹象。

      “我可以借你钥匙---”他放出了筹码“在我们采购完之后。”

       对方发出了不屑的鼻音,但是手还是放了下来“反正我都能拿到。”

       斯科特知道自己做到了。

To be continue

把存稿发完之前会日更,大概还剩下几章可以更
悄咪咪,如果热度超20我就提前放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