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比–金刚狼即是正义

挖坑三年,跑路两年。不要粉我,没结果。

【狼队狼无差】Wake Up 醒来 chapter1.4

  斯科特和罗根大概间隔着半身的距离,斯科特走在后面。他好几次不由自主地把手探进自己的衣兜里确定钥匙还在里面,这确实显得有些幼稚,但他总有一种会被偷的预感,哪怕对方离自己有一段可观的距离。走廊拐弯的地方,罗根的眼睛向后扫了两眼,大概是发现了他的动作。他感觉自己似乎听见了对方从鼻子里发出的短促地呼吸声,像是猎食者对于猎物挣扎的不屑,又像狡兽对于猎物落入圈套前的戏谑。这让他有些不自在的把手从衣兜里撤出来(一个失败的举动,欲盖弥彰。这个野兽一般的男子眼中的讥讽显得更加明显)斯考特加快了几步先拉开了车库的门,侧身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他发誓他留出来足够的地方,但他还是被挤了一下。(幼稚的像高中生互相之间的推搡)

  进入车库之后罗根自然地走向斯科特的摩托车,而斯科特则拉开了他的另一辆车——一辆能承载更多物资的橙色皮卡——的车门,熟练的把装在上衣兜里的车钥匙插进去热车。他摇下车窗叫了一声还恋恋不舍地抚摸着车身上的火焰状的喷漆,就像他第一次见到自己喷的花纹一样,他背对着他只戴了休闲款墨镜的战友:"你把她锁在笼子里却喷了不错的漆。”

   斯科特只是抬了抬单边的肩膀:“上车。”

   “我们得带着她。”罗根一只手撑着车座回身看向他。

   “门都没有,”斯科特笃定地开口,他拍了两下车门,“赶紧上车。”

   “我们可以把她放在后备箱,我会把她开回来就像我们约好的那样。”

   斯科特不为所动,他把身体探出了车窗---这显得他更有力一些:“听好了金刚狼,我们约定好了的是完成购物,意思是你上这辆车,我们一起去商场,在这张该死的长的清单上一项一项的打上勾,然后把它们运回学校。之后我才会允许你用你刚刚偷走的钥匙开走我的摩托车。”他顿了一下,但还是没忍住,“说真的你到底是怎么拿到它的。”

   罗根还是那副无所谓的表情,他抬起右臂,做了一个握拳的动作。斯科特反应了几秒,然后整个人都像被触碰到的蜗牛迅速的缩回壳里。拜极好的听力所赐,罗根幸灾乐祸的听到青年低声的咒骂,不多时那副红色的墨镜又探了出来,他的主人的脸色有些青铁:“好极了,我们那张长清单上又多了一项---你欠我一条裤子金刚狼。”

  “还有几箱汽油,”罗根没太在意,他渡步到斯科特面前,单臂撑在车窗的框上低头就可以看清青年红石英镜片后面浓密的睫毛,“你开?”

  “这车是我的,金刚狼。”青年的脸像雕出来的唇片绷成一条直线,“现在,上车。”

 

   购物整体来说还算顺利,只是购置新添加的学科所需的教具。当斯科特夹着两卷世界地图回到手推车旁的时候罗根正试图把一整架子的豆豆娃扫到里面。

  “他如果不是收集豆豆娃的疯狂爱好者,就是想刷爆教授的卡。”斯科特心想。他把手推车里的豆豆娃扔出去了几个把地图插了进去,“除非你打算在你的课上教孩子们怎么在豆豆娃里行动自如,这些已经够了罗根。”

  “比那需要的还多。”罗根笑得很不怀好意,这让他担心起来这些学生上课的安全保障,因为金刚狼这副表情像是要给什么人一爪子。(不会致命,但膝盖会很疼)

   这会比代数还糟,萨默斯教授在心里为这门新开的课盖棺定论。(是的他们有代数,哪怕这几乎是全宇宙最恶心的科目,泽维尔也坚定的把它归入到必修科目当中。)x教授还是希望学校可以帮助变种人更好的融入到社会当中,而不是独立出来,各个都变成穿制服的特种士兵。

   但不是所有人的能力在他们出校后能被社会所接受,一部分人选择留校教刚觉醒能力的孩子。毕竟在学校里,没人会因为金色的皮肤或者脑门上的犄角而赶走他们。

   这就是他们成为唯一一家开设飞行科目的学校,同时也造成了他现在手里这张长的该死的清单。

 

   罗根在斯科特和雪具店订一批冰鞋的时候摸了出去,拐到了街角的酒吧里。按他的说法,这是为那辆已经塞得满满当当的皮卡腾点地方。

   他顺着味儿坐到了吧台边上,“一扎啤酒老弟。”

   “你赶上了好时候我的朋友,”吧台后面的中年人转过身去接木桶里的酒,罗根猫腰越过吧台把里面的藏着的雪茄盒掏出来了拿走了几根,在人回过身之前又塞了回去,“我这儿刚进了不少德国来的好货。”

   罗根点上了雪茄,“它把我领了进来。”他自然地接过啤酒,酒保很显然把他说的话当成了借口。那两条眉毛在这张中年发福的脸上滑稽地跳动了一下,“好吧滑头鬼,”他矮了一边肩膀用手指隔空指向罗根吐出的烟圈上“它也是自己领着你找到它的?”

  “烟会自己找到老烟枪。”

  这句话深得中年人的心,“它也算在你的账上了加拿大佬。”

 

       在街上,他们不听济慈的,他们生活困难,他们只听贝尔南德——

 

   他嚼着雪茄猛抽了一口烟,劣质烟草烧着后的气体充满了他的肺部,留声机里放的什么鸟玩意?他拿余光瞟了一眼跟着念经一样的调子扭着屁股的老板,中年人像喝了酒一样飘飘然的向酒吧旁无知又无所事事的小年轻吹嘘他以前拿着一杆子的猎枪和两条猎犬猎熊的陈年烂谷子的往事。

  “喏!就是墙上挂着那杆。至于那只倒霉的熊,现在还长着大嘴趴在我家的壁炉前面琢磨着自己怎么失了性命的。”

 

       不要叫我’教授‘,教授假装知道,贝尔南德知道——

 

   这玩意絮絮叨叨地,留声机的弄出来的东西搞得罗根一身鸡皮疙瘩,当你的五感比正常人敏感几倍的同时,你就得比别人多忍受几倍这些垃圾的折磨。罗根把雪茄拿到了手里,眉毛打了个结,心里忍不住的嘀咕。这玩意听起来有点像查克,但是查克可比他让人听着舒服多了。

   “我当时被那畜生扑到地上,好家伙全压在我身上朝我吼嘞。说时急那时快,我当机立断把枪桶到它嘴里’现在尝尝这苹果什么味儿狗娘养的!‘然后就是连着砰砰好几枪,把他的肠子里子全捣烂了。 ”

   中年人的声儿像针一样扎到男人的耳朵里,罗根的太阳穴砰砰直跳,这个该死的音乐弄得他全身不舒服,像是什么内在的东西被勾了出来一样,它们在他的皮肤底下回应着这些见鬼的歌词,扎破他的皮肤往外长。他不自在的往后扭肩,其他的声音啥也听不真亮了,就听得着那个自称贝尔南德的歌手赖赖唧唧的歌。

 

       下一站秘密的恐惧!门在你们左边!香蕉,礼拜天!鸡肉在面包烤盘里!选择! 门!——

 

   金刚狼一拳打在了吧台上咆哮了起来:“把那该死的玩意关掉不然我就砸烂你的破店!”

   中年人很不高兴有人打断他讲述他的宏功伟业,他不耐烦地转过身:”听着加拿大佬如果你不愿意呆——“他的声音戛然而止,整张脸都向中间塌了进去,像是被人迎面揍了一拳,他的嘴撅的老圆,但想说的话像是被人掐了音一样。他只是死死地盯着罗根,像是看到了什么超自然现象,又恐惧又挪不开眼睛。

   那种见鬼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肌肉被衣服勒得发闷,罗根低吼着撕开自己的上衣,那不再是手碰到后背,而是爪子挠到毛。

   终于有人提呆滞的中年人补全他的话,那个原本背着身的青年听到声响转过头,立马爆发出了一声高昂的尖叫。

   “上帝这里有变种人!!!”

 

       幽灵是个滴水嘴

 

   这让金刚狼本就糟糕的脾气变得更糟,他把啤酒一把砸到了过去,“老子就是你祖宗的变种人,把你的鸟嘴给老子闭上怂货。”

   尖叫没停反倒又高了几个分贝,罗根瞅见刚刚还给自己的啤酒的人把那把土老帽的猎枪端了起来指着他的脸,“从我的底盘里滚出去变种婊子,这儿没你的位置。”

   “好极了!我现在不仅要剁碎你的枪还要切碎你的脸喂到你家的熊皮地毯嘴里,让他尝尝等了这么些年的晚餐是不是就是一摊子没营养的油水!!!”金刚狼立起拳头却没有听到熟悉的锵声儿,不过无所谓,狂怒在他的脑子里旋转,他现在就算用这双野兽的爪子都能揍飞这杆枪和拿着他的疮犊子玩意。

 

        在伦敦上空摇摆——在芝加哥上空摇摆——

 

   确实飞了,他和罗根一起被轰到了墙上。罗根从墙渣里爬了起来(或许现在叫他狼獾更加合适,他现在看起来就像是穿了裤子的狼人。正准备顶着月亮狂欢。)他现在脑子里就剩下一个简单而又直接的念头——把敢在他脑袋上动土的人的脸啃下来——而戴红墨镜儿的人还不知死活的朝他走过来,嘴唇快速的张开闭合,蹦出来一连串他根本整不明白的音。金刚狼压低了身体两手抓地一个飞扑冲向了四眼仔。四眼仔很显然也是练家子出身,一个错身抓着他的肩往怀里一带,就着另一只手夹住他的脖子。

  “冷静下来罗根,”斯科特凑到罗根耳边喊,“它在改变你的知觉,这首歌!只要离开声源就能不被他影响!”

 

         批评家不买全票。她听了那个人的话!

 

  “别被他影响了,”斯科特费力的压着金刚狼,朝他大喊(这才是压着一头活熊)“别让他把你变成野兽!”

 

        你们害怕真相!

 

   镭射眼死死地捂住了他的耳朵,罗根看见了自己的手,没有那么多毛,好好地露在自己的机车马甲外面,还有那个死胖子,他又端起了枪指着他俩了。

   “都从我这里滚下出去你们这些恶魔!”

   没意识的金刚狼比有意识的难拖动多了,镭射眼拽着金刚狼就往外跑,“我会把赔偿的钱寄给您。”

   “滚开你们这些变种人!”中年人举着枪威胁到,“下次我再见到你们就把你们做成我家的新地毯。”

           

   “你应该紧跟着我金刚狼,”镭射眼拉开车门,“我们得注意公众形象,而不是让它变得更糟。”

   “去他妈的公众形象,”金刚狼低声咒骂了一句,“你和我都知道这些年什么都在变,就他们骂我们的词我看来回来去就这么两个从来就没变过”

   “情况在好转,”斯科特坐到座位上把安全带系好后瞥了眼他的同伴示意他也系上,而对方只给他甩了个白眼。

   “说实话独眼龙,你是怎么知道关于贝尔南德的事儿的还准备耳塞?”罗根把车背往后放了放,“让我猜猜,教授打给他的好学生的脑内长途电话?”

   “耳塞是雪具店老板的友情赠送。出于都有一个吵闹的隔壁的同理心。至于贝尔南德,教授确实帮过很大的忙——我曾经和琴还有夜行者暴风一起来过这里。”斯科特摸了摸鼻头“那个叫贝尔南德的蹩脚诗人是个隐藏的变种人,能力只有在身边有其他变种人时才会被激发出来。而他的能力会让我们失控,以为自己变成一些样子,”以前的记忆涌了上来,青年像是回到了那个夜晚,不自觉的笑了出来“夜行者当时变成了一只大蝙蝠,自己把自己吓得在酒吧里乱窜。最后教授和琴在脑内交流告诉她只要离开他影响就会结束,我们跑出来之后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他发现金刚狼一直盯着他,他狐疑地瞅了回去。只听见金刚狼沉默了一会儿说,“我当时应该先拔了你的耳塞,两枪换看你变成独眼巨人,这听起来很划算。”

    “我就应该把你留在那儿,让他们把你送到动物园和会说话的浣熊关在一起。”

    “那可一点也不像穿紧身裤的独眼龙。”罗根哈哈大笑,把脚到了上面,侧身伸手去挑电台,他探头有些嘚瑟地问了一句。

   “来点贝尔南德,库克普斯?”

   “门都没有金刚狼。”斯科特的嗓子里发出沉闷的笑声,他猛地踩了一脚油门,皮卡就留下尾气和金刚狼措手不及的骂声。

 

       (操蛋的萨默斯——一直这么操蛋)

 
To be continue
 自己磨叨磨叨里面借用的漫画的梗,我一直很喜欢漫画第一课,里面的故事很轻松,其中的特摄里面有o5去咖啡厅碰到这位贝尔南德,小琴直接变成了能量失控的不明生物,天使变成了大鸟,野兽变成了狒狒一类的,而冰人变成了一个大雪人,而小队确实变成了独眼巨人。在危机解除后捣蛋鬼冰人还偷偷带走了唱片。这里面借助了一下这个设定·。至于会说话的浣熊,我总觉得影视的火箭见到金刚狼说不定会让星爵把那副爪子卸下来(笑)
至于代数那部分,我很喜欢代数,而且教代数会是bobby,想过来影视的乖宝宝booby大概更适合教这门科目。
还剩下两章存稿,昨天晚上有点忙忘记更新了

 

评论(1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