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比–金刚狼即是正义

霸王我的文,迟早要吃我的刀子。
夫夫,夫妻档深得我心。
爬墙小能手

【狼队狼互攻】Wake up 醒来 chapter1.5【第一章终章】

“这是一场斗争。”

罗根扫视着站在自己一米开外的小变种人们,这条时间轴上虽然还没到人类把变种人放到对等的境地,但至少不再是哨兵遍地走的程度。(这很好,看起来查尔斯也把他们保护的不错,像一群天真的小怂包。)

查尔斯对人类和变种人和平共处的未来深信不疑,他是这座幻想城的灵魂。正如他自居的那样,泽维尔是这所学校里为数不多的、真正的教授(学校里大部分人就像金刚狼一样,像是被查尔斯不分种类地一把从棋盘上抓到收纳盒里一样。)不仅仅是因为他渊博的学识和强大的心电感应能力,更因为他的信念点燃了学生心底深埋的希望,并保护它们不被残酷的现实所熄灭。

无意冒犯教授,但如果你的拳头不够硬,没人会心平气和的坐下来听你谈人生理想。(是时候叫醒他们的白日梦了。)

“我们当中每天都有人会倒下,绝大部分都是你们这么大的学生——软弱,缺少经验,满脑子都是翅膀头的英雄故事。

“当然,不是所有人生下来就需要战斗,就先你们现在站在这里,绝大部分人过的这么惨都是自找的。但有一件事儿你没得选,那就是x基因在你们出生的时候就决定你们的生活是困难模式。人们恨我们,同时渴望利用我们的力量。”罗根伸出自己的爪子,金属光泽,这玩意永远冷冰冰的无声地提醒着他他曾经变成过怎样的怪物。他把视线又投到孩子们身上,琢磨着如果自己像他们这么大的时候就被保护起来会是什么样。(他在心里嗤笑了一声,反正不是镭射眼那样儿,不然还不如他自己给自己一爪子。)

“不过你们现在还有一件事能选择,”罗根把另一只手里的圆盘里中心的按钮摁了下去,“战斗,磨练自己,熟练它。战斗是最好的方式让你们能活下来。

“在我的课上也一样,活下来,或者来年再见。”金刚狼几乎听见从队伍里面发出来的小声地哀嚎,这让他发笑。

“危境室”金刚狼喊了一声,危境室的场景出现了一些改变,从四面八方冒出来了模拟器自动对焦向队伍,孩子们当中出现短暂的骚动。他把自己撑在其中一个上面,笑得像搞到赎金的恶棍。

“握紧你们的拳头小崽子们。”

McBigot哼着小曲儿把门牌儿翻到了开业那一面,早上的酒吧一向没有太多的人,但一些想和朋友找个安静地方叙旧的人都喜欢到他这里来。这里是镇子上为数不多的老派酒吧,留声机小圆桌儿和昏暗的灯光,这儿是个纯粹喝酒的地方。

他坐到吧台后面自己的专座上,一边佝偻着腰从吧台底下挑了一张炫音的新碟,一边琢磨着今天第一个到的人会是谁。希望是老杰克,McBigot想,他可是个停不住话匣子的退役老兵,哪怕他只要一喝了酒就会鬼嚎起那些见鬼的爱尔兰民歌,但不得不说那些越南战争时候的军旅轶事还蛮有意思的。

第一个到的不是啤酒肚红鼻头的老兵痞子,而是个戴红墨镜的青年。这到没什么可意外的。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到的吧台前面的是恶棍还是救世主,McBigot在心里对自己说了一句就招呼起了客人,“来点威士忌吗小伙子?”

“哦不了谢谢,我是开车来的。”青年礼貌的回绝了,“事实上我是来付上次的账单——”他像查明了McBigot一点儿头绪都没有的眼神儿一样补了一句,“上周三的下午,我和我的朋友——发型挺别致的那位,脸上有点络腮胡。”他在自己的脸上比划了两下。

记忆马上被调了出来,McBigot马上点点头,“他的发胶用了太多了——你打算现金还是刷卡?”

“刷卡。”

 

【她想要回去…一天,一小时,甚至一分钟

然而人生太短,而爱情太难】

 

McBigot从身后找出了POS机,跟着音乐哼着调子把卡在上一刷。他瞄了一眼青年,隔着一副眼镜McBigot看不出来青年在想什么。不过他猜应该也是被放着的歌儿抓住了魂。

“啊哈,”他故意发出了点声响引起青年的注意,“回神儿了水手。这是你的卡和收据。”

“这确实是一首神奇的歌。”青年接过账单坦然地回应了他的话,McBigot为自己绝妙的比喻沾沾自喜,这姑娘的歌声像海妖一样充满了魔力。青年紧跟着又问了起来,“不过我记得这里以前常放的是贝尔南德的歌。”

【留给我的只有一个小女孩的梦】

“说来你可能不信,不过前阵子我的心底之声提醒我应该接受些新鲜事物了,喏,正如你所见现在炫音是新贝尔南德啦。”

青年的眉毛动了动,显然没怎么听进去。McBigot像个老大哥一样倚在吧台上语重心常地开口说道:“年轻人可不要小瞧这个,人要多和心底之声沟通。就拿你那个加拿大朋友举例,他要是能和心底之声多聊聊就不至于高估自己的酒量,醉到把我的吧台当拳击沙袋又踢又踹的。”中年人发出了啧啧的感叹声,“酒品可太差啦。”

青年像努力忍笑一样,他咳嗽了两声掩盖笑意,“我的心底之声告诉我,如果我把那天的唱片送给我的那位朋友,他一定会非常高兴。那么先生你愿意出售吗?”

“很有眼光嘛小伙子,”McBigot翻找着自己的收纳盒,“阿哈它在这儿,现场录制的现场版。”中年人把唱片放在青年面前眨了眨眼睛,“而我的心底之声告诉我你可以免费拿到它。”

“听从心底之声!”青年附和了一句,正准备拿走唱片,McBigot又把那张Bringing it hard with Bernard撤回来一步。

“不过下次小子,如果你和你的朋友再在我的店里扭打,自己去门后的巷子或者厕所里解决,吧台可是个喝酒的地方”中年人一脸严肃。

青年的脸色变得很僵硬,他接过唱片走的时候近乎狼狈,直到走到门口的时候他才转过头,“说真的,有的时候我们得忽略他的胡扯先生。”

 

“心底之声呼叫镭射眼。”教授的声音在他脑子里响了起来,很显然他一路跟进了这次唱片回收任务,而且他听起来心情很不错,还模仿了熊头酒吧老板的语气,“准备好谈一谈了吗小伙子。”

“不,不打算,也一点不想知道您在他脑子里塞了什么了教授。”斯科特忍不住向他抱怨。他的摩托还是外借的状态,不然他就不用等这些相隔几米一个的信号灯了。大车总不如摩托来的自在。“这太诡异了教授,你经常这么修改别人的记忆吗?”

“我只是顺应McBigot先生的潜意识做了一些调整,斯科特。”查尔斯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温和且不容反驳,“在你回校之后我需要你为我巡一趟高级战场生存课。我恐怕孩子们还没准备好金刚狼式的实战课。”

“恕我直言教授,如果你真的担心这堂课,你大可以在金刚狼往上递教案的时候就把它扼杀在摇篮里。”斯科特看到过金刚狼的教学大纲,和他的行动风格如出一辙,简单粗暴,像是想到什么就往里面加什么。(有几周看起来像是凑数填上去的。论证自己的口头禅?认真的吗。)

“学生们需要多撞几次壁才能成长起来,老师一样,”查尔斯劝慰道,“我们得给他们足够的空间去探索这些。别愁眉苦脸地我的孩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罗根这堂课叫‘艾德曼金属趣多多’

“你会喜欢它的。”

 

福利感觉自己煎熬的像身处在劳苦地狱里一样。

他朝四周瞄了几眼,在确定没有人在看着他之后,他飞快地拉开拉链用没有钢爪的那只手(他到现在还没搞清楚怎么把爪子收回去,那些大炮对着他开火的时候他握住拳头想要挡开,然后‘锵’,射过来的海绵宝宝就悲惨的躺到了地上,豆子从肚子里跑出来撒了满地。)从脚边捞起来一个豆豆娃塞到了怀里收好,然后再直勾勾地盯着这节课的主讲导师,生怕被发现了自己的动作。

那个被危机室模拟出来的爪子剖开的口子只是看上去吓人,但只要把棉花和豆子塞回去再缝好一切就能完好如初。这些方法飞快的在他的脑子里跑了过去,也许因为他的医治一类的能力(所以他还被叫做金丹,“这绝对是因为我的肤色而不是因为能力!哦老天我为什么没法治好这个呢。”),他对“治好”别人手到擒来。

“别担心海绵宝宝,”这个金皮肤的男孩心里想着,“很快你就又能继续掌勺。”

安顿好豆豆娃之后他赶紧收回了精力用眼睛紧盯着导师。这门课只有A和F两个等,他可不想因为溜号明年再重修一遍生存课了。

“……只要你的能量炮足够强大能够直接轰碎次级的艾德曼金属,如果没有你们还是老老实实地掰断他们的胳膊比较实在。事实就是,如果你有一双艾德曼金属的爪子,唯一会头疼的就会是你们的敌人,解决麻烦轻松的就像解决这些玩偶一样。”罗根教授有一双凌厉的深棕色的眼睛和一下巴看着就不好相处的胡子。每次他看向福利的时候福利总会忍不住打冷颤。( “我在他的战场上连一天都挺不过去。”福利在心里哀叹了一声。)

“但你们没有——提前认识认识你们的遗容”金刚狼教授用他的真爪子隔空指了指地上七零八碎的‘尸体’,“如果你们不会对付艾德曼金属到时候你们的肠子撒出来就比这个难清理多了。”

福利感觉自己的胃在打结,他希望这辈子都能离装备了艾德曼金属的人远点。他几乎能看到自己以后会因为治疗伤员而体力耗尽晕倒在地的样子了。

罗根的一边眉毛往上挑紧盯着所有的孩子,突然他耸了耸鼻翼,突然露出了一个不那么友好的微笑,“如果你们当中谁觉得这就就够骇人的了,现在就小跑到控制室,萨默斯教授会很乐意给你们补上一趟高级自怨自艾课小软蛋们。”

 

斯科特刚进来巡堂没有十分钟就有隔空给罗根的自愈因子打个叫早电话的冲动,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以为金刚狼觉醒了第二异能背后长出了透视眼,能看到已经被启动后的危境室隐藏的控制室(为了保护主脑的设备不会被误伤到,每次危境室被启动时都会被自动转移到二楼的控制室里面)

随即斯科特否定了自己的观点,他不可能对自己的队员觉醒了第二变种能力却毫无察觉。而且就算金刚狼有了第二变种能力,那自己的制服打赌那也因该是‘百分百惹火他的领队’(这个能力他早就有了,和X基因扯不上半点关系。)

斯科特还是来晚了一步,他到的时候几乎每一个孩子的脚底下又有几具横死的豆豆娃尸体。不得不说金刚狼的教学方法充满了创新性,他先教了怎们用艾德曼金属解决问题再教怎们解决艾德曼金属。

随后他又教了一些叫不出名字的打斗技巧,斯科特估摸着这也许是金刚狼走南闯北四处流浪的时候积攒下来的东西。没那么花哨但是实用,招招对的地方都十分凶险,不过孩子们没多少气力,也没什么门道,照猫画虎只学了三四分像。随后金刚狼又叫学生们打碎互相的爪子。他把危境室熄了灯换了一处破旧的工厂模样,又让爪子闪起夜光方便他们找好目标。这工厂估计也不是什么过的了审查的规矩工厂。镭射眼分明能认出来那些穿着黄色抗辐射服的虚拟巡逻兵和他们手里的镭射枪,但他绝对没见过这个工厂。(还原的细节让镭射眼心里敲起了鼓,他怀疑这是不是哪次金刚狼跑出去接的私活。)

在控制室里镭射眼能看清楚金刚狼耍的那些把戏,他用他教的法子把学生都臭扁了一顿扔了回去。

其中一个长得像鹰一样的男孩要谨慎小心的多,他扇着翅膀悬在一个隐蔽的角落阻击别人的爪子,他已经得手了好几次了,期间还团掉了一小队士兵,他手里拿着两把镭射枪对着从拐弯探出来头的黑影,照着荧光的爪子一顿轰炸。然而这次爪子并没有碎掉,男孩脖颈上的翎毛都立了起来,他终于感觉出有些许不对的时候已经为时过晚。黑影已经蹬着墙体一跃而上,泛着冷光的爪子直直的刺向他。

半大的孩子发出了一声尖叫,向后扑楞着翅膀下意识地支起爪子护住自己。只听锵锵两声,它的爪子碎成三块儿,他的脑袋被夹在胳膊肘里动弹不得翅膀一栽维被逮到了地上。

金刚狼结束了场景,此起彼伏地哀嚎声还没有停。

“新知识小崽子们,”金刚狼松开了男孩,“如果打不过就得趁早逃命。”

这堂课几乎就算结束了,金刚狼转头看向控制室对斯科特站在窗子里头一点也不意外,显然关于自怨自艾课的部分就是说给他听的。

‘你能把我怎么样镭射眼。’斯科特几乎能看出来罗根脸上的表情想说什么,他又想和罗根的自愈因子联络一下感情,但他忍住了。他是一个榜样,两个导师级的人物带头打架斗殴显然不是什么好的带头作用。如果危境室配给他一副爪子,他一定把中间那根留出来问候金刚狼。

罗根把躺地上的一个个拉起来就放他们走了。金丹犹豫不决地站在靠近豆豆娃尸首的位置用余光瞄着金刚狼,没人做掩护他还拿不定主意要不要冒险再偷出去几个。上帝保佑这些小东西,哪个医生能忍心把它们留在这儿?

不过金色小子小子一看到金刚狼转过身就脚底抹油打算跑,对上这位X战警的正式成员他自己也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不过罗根比他动作快,一把拉住他的兜帽把他提了回来。

金丹心里忐忑不安,还没等他说什么罗根就一把把他藏在衣服里的豆豆娃拽了出来。

“你打算把我的教具带哪儿去小子?”罗根似笑非笑地颠了颠手里的玩偶,福利感觉自己都能听见胸膛里的鼓点声了,他咽了口唾沫,“我可以解释先生……”

“不用解释了小金人儿,”罗根打断了他把他转向了地上的一片狼藉,“看见这些没,都给我抱走,修好了再送回来。”

金丹的脸一下子就垮了下来,这就是劳苦地狱就在刚刚他就听见恶魔的号角。

罗根松开他往里走到直通控制室的电梯,快走到头才想起来手里还拽着一个娃娃似得。他一个背投扔到了男孩的怀里,“——然后他就是你的了。”

这比男孩所料想的好太多了,似乎罗根教授也没那么凶了,没有装备了艾德曼金属的人互相砍爪子世界一片祥和,话没过脑子就脱口而出,最后一个字他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我能再拿个派大星吗先生?”

“和爪子说去小家伙。”罗根头也没回就走了出去,金丹反而松了一口气。地球还是绕太阳转,太阳也是东边上来,罗根教授还是那个教师,阿门。

 

“糟糕透了。”斯科特在罗跟进来之后就做出了评价,而后者直接奔向了控制台翻起了底下的储物柜。“而且这里也不是你的私人酒窖罗根。”

“新兵都这样。”罗根听起来满不在乎,“你得习惯他们蠢得像被脑过一样。”

斯科特故意板着脸,让自己听起来更严肃一些,“我说的是他们的教官。”

罗根找啤酒的动作停了一下,不用超级听力斯科特也能听到他嗓子里面压抑的哼笑声,“他们会习惯这个。”

“他们也只能习惯这个。”罗根转身靠到了控制台上漫不经心地盯着镭射眼,朝他伸了一只手“啤酒给我,我听见响了。”

“先回答我的问题,”镭射眼把手里的啤酒拿到了身前,“你怎么知道我到这儿的。”

“工匠还没把危境室升级到能模拟出须后水的味儿——你去见昨天那个啤酒桶了?”罗根嗅了嗅鼻子,没闻到机油味,“他居然没用枪把你请出去还让你拿走了唱片?你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四眼仔?”

“教授给他来了一次专业演讲。”斯科特把啤酒扔了过去,随后他推了推眼镜腿,“而且没人会难为戴眼镜的斯文人。”

 “我现在就想把眼镜从你脸上打下去斯文人。”金刚狼冷哼了一声,伸出爪子把啤酒拉环拽掉,“又是教授让你来的?”

镭射眼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以免你打碎谁的下巴。”

“我以为他把‘医务室’送过来的意思就是告诉我放手干。”罗根冷哼了一声。

斯科特越过罗根看到底下,金丹正兜着豆豆娃们走出危境室,“他的代号金丹金刚狼,不是什么医务室。金丹已经是准X战警了,下次再出公开任务我应该把他跟你分到一组,减少你手底下的伤残率。”

“为大众服务,别打碎他们的膝盖骨!”罗根用中间那根爪子表示‘狗屁’,“等着看吧,到了战场上这小子连敌人都能救回来。”

“我一路过来的时候没有看到工匠,”斯科特还是好奇危境室到底被工匠升级到了哪一步,他原来是最常出入这里的人,在他还不能完全控制好自己的能力是,他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彻夜在这里练习。而现在金刚狼看起来比他还要熟悉这里,“你知道他去哪了吗?我需要跟他了解一下危境室的情况好安排下一次的团队实战演练。”

“估计在哪猫着补觉呢吧,”罗根对演练的部分不屑一顾,“至于危境室,你需要知道的全部就是它现在能把你打趴下。”

“罗根,”斯科特面露温色,他把手搭到了眼镜上,“如果你找打架,我们现在就在危境室里。”

‘锵’,“随时奉陪独眼龙。”

 

“我恐怕你们两之间的切磋得另找个时候了我的朋友们,”教授的声音毫无征兆地在他们的脑子里响了起来,“罗根,斯科特,我需要你们到我的办公室一趟。”

 

查尔斯·泽维尔看着眼前的金发女人,继续向自己的两个学生传音,“我们有一位客人。”

 

To be continue

 我真的试过了,真的手机版没有加粗没有格式。吃了我的你给我吐出来啊,我的排版啊

 赶了将近两个月终于把Wake Up 的第一个完整章节拖了出来了。15年下开始就一直没有动笔,时隔一年半终于开始撒土了。我觉得我得夸夸自己。在重写这个的时候大纲有了很大的改动,以前有的底稿也都摒弃了。事实上现在故事的走势也只是有个大概,细节还模糊不清。CP向由单一转化成更多元化,事实上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到底在写些什么鬼东西,只能把选择交给人物,走一步看一步了。

里面有几个我自己写给自己玩的梗,在此记录一下。

前面的自己添得这么一个原创酒吧店主的名字特意用英文写的,一是因为没有想好这位老先生到底叫什么中文名字好,二是受实习医生格蕾里面起绰号的启发,把人物特征戏谑的藏到Mc后面也算是调侃一下这位老古板了。

炫光,也有译名是炫音。主要能力是吧音乐换成能量光束,是很华丽的能力。听说在天启预告当中曾经出现关于炫音的专辑的片段,不过我也只是听说,如果有人看到请告诉我。至于炫音的歌词,我只找到极限x战警当中炫音在和人约会时悄悄帮助一个盗唱她歌的妹子唱的。我猜应该也是个经典曲目吧。炫音这边,漫画里很多时候就是用旁白一言概括,真是炙手可热的热门歌手,旁白都想用你的歌做背景音了呢炫音。

至于里面店老板突兀的叫斯科特水手,是因为想到那个海妖和水手的梗,不过可能没太交代清楚,第二次查的时候自己也一愣一愣的。

后面出现名字的新变种人金丹是漫画当中强力奶妈的一个变种人。关键时刻在惊世绝俗x战警中一个人回血了一整队x战警。不过在x战警性与暴力里面这孩子666的把老狼刚干趴下的对手回血了。当时看着官方吐槽就觉得这个角色真是十分可爱。

高级自怨自艾课也出自惊世绝俗x战警,不得不说老狼只要能损小队绝对不带损别人的。

最后,欢迎捉虫,欢迎互相扔梗,以及谁tm会用豆豆娃讲实战课啊金刚狼教授。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