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比–金刚狼即是正义

挖坑三年,跑路两年。不要粉我,没结果。

【狼队狼无差】Wake Up 醒来 chapter2.1

Chapter2.1

今晚,为全人类造福,这是黎明前的枪响——题记

罗刹感觉自己掌心都是汗。

她双手相握搓了搓手心,这也许是个错误。从头到尾,出外勤就是一个【错误】。罗刹又忍不住想到她的第一次外勤,那绝对是一场灾难。有的时候一些场景片段还是会在午夜时分闯入到她的梦里

/罗根面如纸色地握着她的手,当她的大脑转过弯儿时,尖叫和哭喊一同从她的的身体里窜出来。她就像被电到一样甩开长者的手,罗根紧闭着双眼就像被秋风刮倒的落叶一样仰了过去。罗刹的膝盖发软,她扑倒在地上,手脚并用地爬到罗根身边,用止不住颤抖的手去探他的呼吸。

‘不,别!‘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她不顾一切地把头埋在罗根的胸口,很快那块儿布料就变得湿淋淋的。蓬勃的生命力源源不断地从她的身体里生出来,而她耳边馈赠者的心脏一动不动地躺在它原有的位置,’别死罗根,不要是因为我,不要,醒过来啊...‘

爪子突然从她的骨缝里弹了出来,她睁开眼睛,眼前却是初恋男友的脸。那张年轻的脸上七窍流血直勾勾地盯着她,那些爪子就插在他的腹部,血沾到了她的手上,那些粘稠的温热的液体像蠕虫一样往她身上爬。她摇晃着脑袋嗓子里发出呜咽声试图躲开,而他一把抓住她的手,就像夹紧地钳子一样。

’小姑娘,‘那张流血的脸又变成了罗根,’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你还好吗小姑娘?”罗根把手搭在她的膝盖上,有些担忧地盯着她。

“当然,”罗刹在他要说点什么之前抢过了话头,勉强自己微笑,然后快速地低下头假装在看自己座位上的小屏幕,“等不及去揍坏家伙的鼻子了。”

金刚狼对她说出来的话一个字儿也不信,他靠回到座椅里,笃定地开口:“你不在状态。”

什么也瞒过不过他的眼睛,他了解安娜就像她有多依赖他一样。可苍天在上,安娜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在状态‘。除了第一次她被绑架还差点把罗根吸干以外,这是她第一次出外勤——以x战警的身份。

“我就是有点晕机。”罗刹还试图硬撑,现在连鲍比都向她投过来关切的目光。她把手伸到座位前的兜里掏了掏,“我记得这里应该有晕机药,我在读黑鸟的守则的时候看到过。”

“我们还有这玩意吗?”金刚狼说。

“...”

“你还好吗?”鲍比把身体贴到前面的座椅上,伸手握住安娜戴着手套的手,“向后靠一点,我想到一个方法能让你好受些。”

他小心地在手上制造了一小层薄冰伸到罗刹的额头前面让冷气扑上去,“比晕机药要好多了,那玩意除了让你吐不出来以外一点好处都没有。”

好极了现在她是这个飞机上第二个晕机的人,(就连金丹——和她一样第一次出任务的小男孩也比她看起来更熟练。老天,他不会觉得自己需要被治疗一下对吧?)不过这样也好。她有点自暴自弃地想道,至少没人知道自己像个孩子一样在任务之前被自己的臆想吓得神经紧张。对,她的臆想,金刚狼从来没有真的死在她的手底下,还能活蹦乱跳地一年消失个个把月儿,但她的意思是如果,如果当时镭射眼没有及时把罗根拖走,如果罗根的自愈因子没有及时地运转起来,罗根就可能永远都醒不过来,那样罗刹这辈子都没法原谅自己。

如果这次外勤失败了,罗刹也没法原谅自己。

罗刹闭着眼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罗根探究地目光,也不知道该怎么告诉鲍比他的冷气快让她的睫毛结霜了。他们都是好心,可她却没法跟他们表露心意。

镭射眼救了她。

“还有五分钟我们就能到达目标地点,”镭射眼把黑鸟设定成自动模式,半转身对向他的队员们。罗刹打了个激灵,拍了拍鲍比的手臂示意他听镭射眼的指示,“告诉我你们从雷达显示能看出来什么。”

这是一次营救任务,一伙儿恐怖分子占领了歌剧院,当晚上演的是一部经典歌剧《化身博士》,唯一不同寻常的就是里面的主演——一个艺名叫千面人的变种人,他的能力听起来和魔形女有几分相似,这两者都是易形高手。只不过女英雄有一身标志性的蓝皮肤红头发,而千面人不用能力时就像初生的海德,是个说话尖声儿细嗓的高手男人,看起来阴阳怪气的。

用罗根的爪子想都知道这次袭击和反变种人主义能扯上关系。事实上根本不用想,就在他们坐上黑鸟的时候就有几个净化会的反变种人帐号在推特上声称自己会为此次袭击负责。网上已经炸开了。教授和镭射眼都认为这对于X战警将会是一次难能可贵的机会,关系着变种人和普通人类之间的微妙现状。

凯蒂已经把雷达图像导入到每个人的屏幕上,罗刹让自己专注在红点上而不是罗根以为不明地注视,“人质被分成了三批,分别被两名带有热武器的人劫持,东西两个出口各有两个持有热武器的人。有一个人站在舞台中间没有携带热武器,但人质可没法自由活动,对吧?”

“中间的是头子。”罗根的话简明概要,凯蒂点了点头对金刚狼的话表示赞同,她在自己的屏幕前划了两下,“现场有人在直播,现在视频就在你们的屏幕上。”

视频镜头里每个出口都有身上挂着弹夹的持枪者,摄影师是个机灵人,他把镜头调近让每个袭击者的正脸都能清晰地出现几十秒。原先的演员被赶到了下面,被枪指着,只留下一个牧师打扮的人站在舞台上。

“我会喜欢这个小子。”金刚狼盯着屏幕说。

“他帮了我们一个大忙,”凯蒂在他们看的同时把恐怖分子的面部截图放到对应的雷达红点旁边,“现在我们知道我们要对付的是谁了。”

金丹对那几张照片没有产生多大兴趣,他把视频倒回去重新看了几遍。戴着面具的男孩的声音听起来不太乐观,“我们得快点——已经有人倒下了。”

“行动的时候将会有两组,幻影猫,罗刹,金丹你们三个在一楼,幻影猫和罗刹分别负责一拨人质的救援,艾玛会在过程当中为你们打掩护。在不引起注意的情况下尽可能救人。金丹,”特战队队长扭过头盯着这位新上任的年轻队员,“保存你的能量,伤员只要脱离生命危险就立刻移交给警方。”

金皮肤慎重地点了点头。

“小问题,”鲍比倾出半面身子,“不是一共有三拨人质吗?那剩下的怎么办?”

“老师讲课需要有人听课小男孩,”艾玛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她在说话的时候看着镭射眼,就好像只是为了和他交流一样。罗刹不喜欢她,可她一身白衣坐在一圈儿黑制服里面让人不注意都难。“剩下的人会为我们做很好的宣传,这次来看歌剧的不少都是体面人,让他们见证X战警的行动会是为我们正名的最好方法。而我们需要做的就是让他们留在第一排,顺便保护好他们的小命。”

一个高贵的心电感应者!罗刹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就算不用心电感应能力她也看得出来凯蒂也不喜欢这位外援。“我对心电感应者可没有什么意见,”罗刹在心里想,她想到X教授和琴,他们就像她的导师和交心的朋友一样,至于尊贵的弗罗斯特小姐——“她可不屑和我们交朋友。她的目光从始至终就粘在萨默斯先生身上。老天难道她看不见他左手上的戒指吗?”

谢天谢地,镭射眼没用她做传音师。

“冰人,金刚狼,艾玛和我对第二次进行突破,在行动开始之前艾玛会和所有人建立通讯。这次任务X战警会出现在公众视野里,每一个都有注意自己的公众形象。冰人负责保护人质,减少所有可能的人员伤亡。金刚狼,别下手太狠。”

金刚狼从嗓子里发出了一个单音权当回应。

罗刹小心地用余光瞥了一眼罗根,庆幸的是他没有看着她,这让她松了一口气。他像其他人一样看着镭射眼。安娜永远是罗根的小姑娘,罗根一眼就能看穿她,但现在不行,她不能让这位年长的变种人分心关照自己。现在她是罗刹,金刚狼可以指望的上的队友。

她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让他骄傲。

“X战警,”镭射眼把身体转了回去,他平稳声线下的感情让罗刹的心脏砰砰直跳,她盯着他们的领袖,感觉血管里的血热的要把她烧起来了,“是时候让人们认识他们的英雄了。”

有什么事情能比当一个X战警更好的呢?

“罗刹?”幻影猫穿起黑色制服之后真的就像一具小巧的影子,她伸出手有些迟疑地叫着她的同伴,“你准备好了吗?”

“哦当然,”罗刹回过神来,她们已经从黑鸟上下来马上就要潜入一层,如果还有留给她准备的时间,那么一定是现在了,“抱歉幻影猫,我有点走神了,不过现在已经好了。”

凯蒂还有什么想说,但她只是点了点头。罗刹把手套脱了下来握住凯蒂的手,前者打了个冷颤。幻影猫觉得自己永远也没法适应这个。

“我也一样,”罗刹在心里小声地犯嘀咕,她不是有意去看那些记忆,但那些念头和能力一起被吸收了。她从来不打算跟别人谈论起这个,被普通人认为是怪胎就够糟糕了,她可不想被自己的朋友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了。“不过至少不是只有我一个人紧张,这真是个好消息。”

“已经可以了。”罗刹松开凯蒂的手,凯蒂向她点了点头,一切都按部就班地进行着,就像她们在危机室里练习的一样。

“别紧张安娜,”凯蒂看着她的眼睛,“这只是一次任务,我们会成功的。”

“是罗刹,”安娜纠正她,“我们现在已经在执行任务了。”

凯蒂只是耸了耸肩,看起来像个坦然自若的老手。罗刹忍不住在想里面有多少是真实的,凯蒂的那句话有多少其实是说给她自己的呢?

“如果,我的意思是如果,”罗刹忍不住去想,“我的能力像她一样是能够穿墙而过而不是窃取别人的能力,我也能像她一样轻松了。这不公平,我们一起上教授的变种人哲学课,听教授说要'爱你的天赋'然后转过身他们都开始用自己的能力大施拳脚。鲍比已经是老练的X战警了,就连影子猫都在媒体面前混个眼熟了,而我只能在新闻回放里面找X标志,还有‘别用法式热吻杀了你的男朋友’。”

这不是礼物,是索取。罗刹扭过头,罗根已经靠在黑鸟上等她很久了。

金刚狼一言不发地走过来,把手递给了她。一向是这样,罗刹想。这双手曾把她拉上那辆开向X学院的改装的房车;也是这双手把她从死神的怀里拽了出来;一个月前也是这双手告诉她除了索取,她能做更多。

罗刹握住了罗根的手,力量跑到了她的身体里,骨缝也产生难耐的瘙痒,但她能控制的住它。

/她又看到了那张脸,那是她自己,一个来自未来的,苍老的自己,还有愧疚。/

“嘿小姑娘,”罗根等她戴好手套后给了她一个结实的拥抱,“我照看着你呢。”

“你知道如果我不小心碰到你会有多麻烦金刚狼,”她努力不让自己笑出来,这是一个机会,是时候让她做金刚狼的后备力量了。她推开罗根,让自己显得更严肃专业,“该去让那些鼻涕虫好看了。”

/SNIKT/

To be continue

存稿都扔上来了,我的假期也结束了。投入到学习的海洋里面。
lof把我的格式和斜体加重之类的全吃了,哪位大佬能告诉我怎么用lof手机版更新出斜体啊。orz
私心里不希望老狼和小淘气的关系因为逆转产生改变,硬生生掰回来了。这里面涉及的变种人千面人是92版动画x战警的人物,很可爱,和老狼关系很好。老狼曾经说过千面人是唯一让他发笑的人。净化会是漫画里面一个反变种人的极端组织,有点宗教意味,所以就借用了。
能想到的暂时就这么多,照理珍惜留言,下次更新再见啦

评论(1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