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比–金刚狼即是正义

挖坑三年,跑路两年。不要粉我,没结果。

【狼队】Week PWP!庆祝群里过250人数关

AU警告,平行宇宙向,非电影,走漫画身高人设
链接在下面和评论

1.

斯科特背着猎枪独自走在雪地里,他尽量放轻脚步,但脚下的雪还是会发出吱抝的声音。如果运气好他能找到一两具被狼群分食过后的鹿尸,最近集市上有人高价收动物的头。这些东西颇受有钱的商人庄主的喜爱,把野兽的头制成标本挂在壁炉旁就能显示出自己的英勇似的;就算鹿头残破了只把角挖下来就能买上个好价钱。

然后他听见了一声咆哮。

斯科特马上端好了猎枪,枪口向四周扫了扫。又一声咆哮从林子里发了出来,是熊。但刚刚那一声又是哪种野兽?斯科特谨慎地向生源快走了几步。那声咆哮又响了起来,听起来像人类男子的声音,但是哪门子的人能发出这么令人胆颤的吼叫声?人和野兽的咆哮声越来越近,没有枪声。斯科特握紧了枪。男人是在和熊肉搏。

想到这里斯科特加紧了步子,吼叫的声音越来越急,在斯科特感觉自己离的足够突然声音嘎然而止。斯科特的动作也嘎然而止,他的心里咯噔一下,也许他到晚了,现在等到他的可能不是一个需要帮助的男子,而是一头嗜血的胸和被它开膛破肚的尸首。

斯科特小心翼翼地迎风靠近山洞,浓郁的血腥味和新雪的味道冲进了他的鼻子里。情形和他想像的不甚相同——一头平扫着尾巴的灰狼把头埋在被剖开肚子的白熊里撕咬着,而旁边沿着稀稀拉拉的血迹可以看到一个仰面躺倒在地上生死不明的男子。

男子突然发出了一声呻吟,斯科特怀疑男人的脖子多半被撕碎了。男人全身赤裸,沾满了血。活不长了,可怜人,斯科特这么想着。同样听到声响的还有灰狼。这头野兽机敏地立起脑袋,谨慎小心地走向还在呻吟当中的男子。它咧开了嘴朝男人的脖子咬了下去。

灰狼还没有发出呜咽就被炸开了脑袋,男人也许是受到危机的驱使,撑出最后几分力气猛地坐了起来,头扭向开枪的斯科特。

蓝色的眼睛。

斯科特不由得紧张,他后背上的肌肉绷紧了,心脏砰砰直跳。一个能与熊搏斗的男子。他从来没听说过谁能与熊搏斗活下来,哪怕是从那些有关印第安人的传闻里都没听过这么离奇的故事。

男人从雪地里爬了起来,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向斯科特。斯科特感觉自己的心脏跳的更响了,时间相对的想被拉长了一样。什么样的人能打败一头熊?这个男人比野兽还要危险。斯科特握紧了枪。

但他有一双漂亮的蓝眼睛。斯科特想浅蓝色,像暴风雪接近尾声时的天空。

于是他把枪口低了下去,可男人没有停下来,现在斯科特能看清他的脸了。血把男人的头发弄的一绺一绺的,睫毛上也冻着血痂。脸上有红色颜料涂抹过的花纹。斯科特又不可抑止的想到印第安人。但不是,男人长着一副白种人深邃的五官。

直到男人的阴影笼罩到斯科特身上时,莱斯特才注意到男人鲜血淋淋的双手上支出来的手骨。

这就对了,斯科特心想,难怪。

男人没有更近一步了,这个距离足够危险。斯科特把枪扔了下去,往前试探的靠近了一步。“shushu——别担心老兄,”他张开手臂抱住这个摇摇欲坠的男人的肩膀,“你安全了。”

男人的嗓子里发出难以辨析的声音,斯科特为此揉了揉他的后脑,“我明白,它们都过去了。”

他感觉肩膀一沉,这个陌生的,浑身鲜血的男子搭在他肩上彻底晕了过去。

2.

猎人的木屋就在镇子的边缘,离森林不算太远。无亲无故,他从来到这个镇子开始就是这般生活。斯科特把男人搬到家中唯一的一张床上后就开始清理起伤口。

令人意外的是伤口并没有像斯科特想的那么可怖,真不知道那些骇人的鲜血都是从哪流出来的。猎人用自己常备的药品包扎了他的伤口,但男人的情况并没有好转,他的体温不正常的高,气息犹存。

斯科特把男人裹在家里唯一的一双被子里,在木桶里装满了雪,用两条毛巾交替着给他擦拭额头降温。那双能长出骨爪的手在被子里也不安生,在男人猛地睁开眼睛时骨爪也会跟着刺出来。男人会有些焦虑地转着眼珠,但很快又会像脱离一样闭上眼睛。高烧一直反复,直到凌晨才逐步降下来。

猎人拖着疲惫的身体到了前一日的狼窝,剥出来几张还算完整的狼皮,熊皮上破了不少窟窿,算是卖不上价了,猎人合计着用它做件大衣御寒。来回了两次猎人才把所需的都搬到了木屋附近,其他的则埋在雪地里。

斯科特第三次回到木屋时男人已经醒了,他在看见猎人时警惕地隆起身上的肌肉,背靠在床头。猎人打量了一下男人,没在上面看到任何伤口留下的痕迹。

占据在自己床上的不像个正常的人,倒想是那些印第安人故事里的山神一类的生物。健美和野性从男人略长的头发和结实的肌肉上可见一斑,猎人盘腿坐在门口把猎枪立在身边。男人打量着他,他也在看着这个被他救回来的人。男人黑色的头发纠结在一起,但还能勉强猜出它们原本应当是乌黑顺滑的。猎人盯着它们,总觉得里面藏着第二双耳朵。男人确实出乎他的意料,但重来一次他还会把人救回来。

猎人把衣服扔给了男人叫他穿上,但令人失望的是男人并没有穿上这些衣物,只是谨慎的闻了闻。这让猎人有些郁结,但他确信自己的衣服上没有恶臭或者香水味。食物也是猎人弄熟了之后再放到房间的中间,男人会在他出去之后把食物拿到他的地盘——也就是猎人的床上——再开始享用。而他吃东西的时候多少还能看出来些人的习惯,这验证了斯科特的猜想:男人不是个野人,至少最开始不是。

到了晚上,谨慎和小心被推到了一边儿寒冷成了最大的问题。男人看起来对寒冷没有问题,他甚至不需要衣物。但斯科特不行,夜里不生火会要了他的命。他忙活了两天,如果他现在带着疲倦躺在冰冷的地上,第二天太阳升起来之后他都不会有爬起来的力气,最后成为一具失去温度的死肉。

斯科特抱着柴火踏入到男人划分的领地里,男人瞬间绷紧了身体,像一头被被侵扰地野兽一样从嗓子里发出低沉的吼声。猎人背对着他径直走到壁炉蹲下来生火,男人逐渐安静下来他把自己的脑袋垫在自己的手臂上把趴了下去。

接下来的事儿就顺理成章多了,猎人独居的地方所有东西都是单人份儿的。而没有正常人廉耻心的那个不愿意腾出来唯一的床也不愿意像个正常人一样穿上衣服,斯科特对此有些自暴自弃。这是他家,他要睡在那张该死的床上。

带着这样的念头,斯科特挤到了床上。两个成年男子挤在一张床上真的太不舒服了,但修普诺斯还是很快掳获了他。

狼男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几乎全身都和他叠在了一起。壁火半夜就灭了,但和他猜想的一样,男人的体温确实比常人要高,抱在怀里和暖炉又异曲同工的效果。

接下来的几天经过猎人不懈的努力终于让他穿上了衣服,但男人还是没有开口说过一个字儿。但是猎人说什么他只要愿意做便听得懂,如果不愿意做男人就会坐在地上面朝着壁炉抻抻后背。

“斯科特,”猎人指了指自己,“我叫斯科特•萨默斯。”

那双好看的蓝眼睛刮了他一眼,然后突然舔了一口他的脸。

这可不是什么,正常的打招呼方法,猎人知道握手,知道贴面…虽然他不记得他和别人这么打过招呼,但男人这种,绝对没有。

为此斯科特呵斥过几次对方,但男人只是不在乎。他甚至还会咬斯科特的鼻子,轻的那种。男人的伤很快就好了起来,在屋子里呆一整天对于他来说越来越难以忍受。

斯科特第一次去镇子上把那些狼皮狼头拿出去卖的时候对他说了留下,然后就把想要跟出去的男人关到了门后面。

等他回来的时候已经足够晚了,而男人就坐在开门一眼就能看见的地方盯着他。焦虑和烦躁就像是某种固态的东西塞满了整个房间,这让猎人感到愧疚。他坐到了男人旁边抱过他的脑袋。

“我很抱歉…”

男人对他的脸又舔又咬,这让猎人想到那些优秀的猎犬也是这么亲昵地舔人的脸。他纵容了这个,并准备和男人一起去打几次猎。

斯科特准备的第二把枪没有派上用场,男人会用那双从指缝里长出来的爪子干掉猎物。而且男人的嗅觉也如猎犬一样灵敏,他总是能在一片寂静的雪林里面找到猎物的踪迹。

斯科特还会定时去集市里购置一些物资,然后到酒吧里打探一些关于带爪子的男人的消息,但一无所获。

狼男则会自己出去狩猎,斯科特会在他出去之前握住男人的后颈揉两下,告诉他要回来。

男人喜欢酒,他在斯科特脸上舔到酒的时候比平常更加兴奋。他甚至会把舌头伸到斯科特的嘴里吮吸。这确实吓到了猎人,令人绝望的是这感觉还不赖。猎人还是会在回来的时候喝上一小杯,然后和男人接吻。这感觉不应该是真正的吻,有的时候斯科特的良知还会谴责他利用男人对他的信任和对人类生活的常识的匮乏。但这一切是男人起的头,他得自己负责。斯科特宽慰自己。

但这事情从来没打算到此为止。

3.
sy链接

http://www.mtslash.org/thread-225239-1-1.html

4.

斯科特教了罗根一些基本用语,它们从他的嘴里说出来有种古怪的混合感。男人会说话,只是之前不想而已。但经历了那次莫名其妙的枪击后他表现的要顺从多了。

镇子上关于爪子男的流言越来越多了,有人说是狼人,有人说是无恶不作的歹徒用尖刀把一对儿爱情鸟杀了。也有人说是一对儿魔鬼兄弟,一个黑发一个金发,都有野兽一样锋利的指甲能够把人轻而易举地刨开。

猎人喝完了自己的劣质的酒就会离开了吧台。而关于一个姓豪利文的男人的通缉令则贴满了整个酒吧空着的墙。

噩梦也缠上了罗根,他大多数时候会坐在地上靠在床上睡,罗根在睡着之后控制不住自己的爪子,这是对于两个人来说最安全的方法。

把男人一个人安置在家里已经不够安全,在风声过去之前,猎人说什么都不能让男人出去狩猎。斯科特用熊皮给男人做了一件宽大的大衣和然后把多余的部分缝到了自己的衣服上。猎人琢磨好以后去镇子上都带着詹姆斯,让詹姆斯尽快适应人类的生活。狼皮和狼头已经卖空了,猎人很谨慎,他现在有有一笔不小的积蓄,足够两个成年人离开镇子去,一个新地方过活一段时间的。

雪地里藏的狼肉也被猎人取了回来,但耐不住两个成年男子的日常所需。

“放松罗根。”斯科特捏了捏男人僵硬的肩膀,“没什大不了的。”

“我讨厌聊天。”男人有些懊恼地压了压帽沿,“麻烦的瘦子。”

斯科特把手插到兜里有些发笑,他可没教过这个词儿,“我在外面等你。”

猎人透过贴满悬赏告示的橱窗能看着罗根在柜台前面有些羞涩笨拙地把钱交给卖货的人,然后在售货员儿转过身的时候扭头找了一眼他的位置。拿到东西后罗根明显松了一口气,他甚至对那个售货的人小小的笑了一下。

斯科特也有些宽慰,男人的微笑感染了他。他揣在兜里的手指搓了搓,想着应该在罗根出来的时候给他一个拥抱。

“等等先生,你的东西落——”

罗根在推开门的时候被售货员拉住了,微笑从男人的脸上退了下去变成了不安和狂躁。骨爪锵地从指缝里弹了出来咆哮着逼迫对方松手。接下来的景象像是被一帧一帧放慢了:斯科特喊着罗根的名字,售货的地中海大叫着杀人犯,罗根低吼着。莫名其妙的,人群像是从海绵里挤出来的水一样从街口冒了出来围了过来。熙熙攘攘的喊叫声。

怪物,杀人犯

突然出现的交杂在一起的声音让斯科特头疼的像有人用钻头钻他眼睛后面一样。他往前咧斜,人群已经把他和罗根隔开了,尖叫声叫骂声让他的头越来越痛,他抱着自己的脑袋跪在地上嘶吼着。

变种人,恶魔

金发的男人残忍地大笑着从人群里走了出来和罗根搏斗。他们撕扯到一起,骨爪和指甲。更凶恶的男人把黑发的矮个子砸到墙上。斯科特已经分不清楚自己能从叫嚷的人群和金发的男人嘴里听到什么了。那些人在他眼里变得扭曲,像是火光映在壁炉上摇曳的影子。他听到‘重视的’,‘毁了’,‘所爱的’,‘痛苦’。这几个词儿像是被揉碎了混到一起又像是被单拎出来加重。

斯科特感觉有人走过来了,他抱着脑袋仰起头,那个金发的男人站在他面前盯着他,还有那双沾满血污的手。他还听到罗根的喊声,模糊又愤怒。

还有愤怒根源的,压抑的绝望。斯科特感到眼球发热,这刺激的他想流泪。他应该闭上眼睛,出于一种直觉和习惯。但是去他妈的。

镭射眼睁着眼睛直视着剑齿虎,嘶吼的野兽被镭射射出了几十米开外。斯科特凭借着声音闭着眼睛跌跌撞撞地推开人群抱住罗根。他一遍一遍地抚摸着男人略长的头发,吻他的脸。

“放心活计,我在这儿,我来找你了。”他抓着罗根,耳边的声音越来越大,“我来找你了,你是安全的。”

“为我醒过来罗根。”

5.

镭射眼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一片猩红。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红石英镜片。他只缓了一小会儿就从榻榻米上爬了起来。这个日式房间已经空了。他从里面慢慢地走了出来,合上拉门。

狼群——流浪

这是一条足够长的走廊,里面都是各式各样的日式拉门,里面很多写着美好回忆的门已经被破坏了。镭射眼扶着墙往里走,他最终停在了另一扇日式拉门前面。

零号病人

“等着我罗根,我来找你了。”

TBC.

一些后面的话,大家一起进群玩啊x 欢迎加入狼队真爱百分百,群号码:197516026

评论(33)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