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比–金刚狼即是正义

挖坑三年,跑路两年。不要粉我,没结果。

【狼队狼互攻无差】Wake Up 醒来 chapter3.2

【往前一个月·马塞诸塞州上空】

人确实是一种奇怪的生物,危急关头那些小毛病就都像退了一步让到二线,可一旦危机解除了,它们就又会像得了号令一样纷纷跑出来刷存在感。

比如说现在,一个颠簸就好像有什么抓住了罗根的胃,想把里面的胃液挤出来。他想起来以前磁力主把黑鸟连同哨兵一起砸到山崖上,他当时第一反应就是一爪子插到机身里,把一同掉下来的暴风拽住。奇怪的是他现在一点儿也记不起来自己的胃当时做何感想。不过和那团被搅乱的空白区不一样,只是忘了,从来就没用心记过。

但他绝对会记得这次,金刚狼面色青紫地握紧拳头。

“你需要晕机药吗罗根?”斯科特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一样。

“我现在唯一需要的就是问候给你飞行执照的人。”金刚狼从牙缝里憋出了这几个单词。

“机载冰箱里有啤酒,别吐到飞机上。”

金刚狼发誓自己听到镭射眼在中间的停顿时没憋住笑。

泽维尔天赋少年学校并不是唯一一所变种人学校,随着X教授和他的基因研究变得家喻户晓,变种人教授开设自己的学校来收纳变种儿童,几乎每个学校都有自己的变种人武装小队。但泽维尔天赋少年学校仍旧是独一无二的,因为它拥有X战警。人们对这些变种义警的熟悉让他们拥有比别的变种人学校更得天独厚的优势——身处于舆论中心让想要对付拥有变种人武装的集团或反变种人组织不敢对他们轻举妄动。

而现在位于他们眼前的这栋学校就是牺牲在狂热袭击者手底下的一个例子。

一到了地方金刚狼就窜到了废墟上嗅了起来。火药味,还有汽油的味儿。人的气味儿混杂不堪,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

今非昔比。金刚狼这么想着,泽维尔学校被袭击的过去久远到剩下一些简单的过程。但相似的景象还是引起他不少的回忆。他踏入到学校里面,几面玻璃碎了,烧焦的壁纸和水波一样炸开的地板——能力混乱使用的迹象。走廊里的火药味儿很重,二楼的学生宿舍反而没有多枪眼儿。

金刚狼的脑袋里已经有点主意了,他回到一楼找到了校长室。不出意外里面也是一片狼藉,罗根耸了耸鼻翼,他拉开被不知道什么切成两半的校长桌抽屉。里面还有香水和补妆的化妆品的味道,显然这些东西曾经在这里待过很长一点时间,但无论如何这里已经空了。

心下有数了之后罗根就从校长室里退了出来了,他从墙口破开的大洞直接走了出去。学校外的墙体上被烧出了一个十字,像是怕没人知道这里是被谁袭击过了一样。

“发现了什么吗。”镭射眼比他晚出来了一写,他在二楼多停留了一会儿。

“一次典型的净化会式袭击哈。”金刚狼抱着手臂盯着十字架的,讽刺地从嗓子里发出来一声古怪的哼声。

镭射眼认识这种语调,有什么事儿是意料之外的,他没有催促只是沉默的看着追踪大师等待他自己把观点吐出来。

“除非那些宗教信徒能长出翅膀从半空喷火焰枪,不然他们不可能喷出来一个顶头宽底下细的玩意出来。净化会只是个被陷害的幌子——树大招风。”金刚狼的口音让单词带上了短促降调,像是在恶狠狠地嘲弄。“我敢说,策划这一切的人现在还悠闲的拿着自己的化妆包补妆。”

“你打算怎么做,瘦子?”

“回学校,”镭射眼假笑着,他转过身往停黑鸟的地方走,“然后什么都不做。”

“舍不得你的老情人儿?未婚妻在千里之外就和前女友旧情未了。”金刚狼紧跟在斯科特身后,他们之中萨默斯一直是那个痴情的榆木脑袋。在罗根认识他的时候他就已经老派到‘一生一恋’的程度了。“这可真有让未婚妻安心的。”

“金刚狼。”镭射眼突然正式地叫了他的名字,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至少不全是。惹萨默斯气上头不好也不赖。罗根把手插在裤兜里等他说出来点什么给自己反击。

“我们回去的路上有一片积雨云,我会确保它会在我们的行程里面。系好安全带。”

金刚狼突然觉得胃汁窜到了舌头上。

tbc.
free talk还在推剧情,用的倒叙的方法希望没写的太糟。这里应该有注解的但是我太懒了,假装有吧
又到了理直气壮拖更的时候了。

评论(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