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比–金刚狼即是正义

挖坑三年,跑路两年。不要粉我,没结果。

【狼叶】当正主遇见同人

猎魔人原著向杰洛特x叶奈法
最近狼叶中毒,重度ooc写着玩

        猎魔人把自己的肩膀一并沉浸在热水桶中时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他那余光瞥了一眼早就结束沐浴的女术士:叶奈法和葡萄园的田园生活达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她自在而又带着不容忽视地气势侧卧在躺椅上,油灯昏沉的光落在她下塌的柔软腰肢上。她背对着杰洛特,那头靓丽的黑发被织物包裹了起来露出肩后像躺在绸子上黑曜石一样的痣。女术士没在看那些夹着明枪暗棍的政治信件,也没有在研究那些生涩的古魔法。事实上消遣用的书籍成了她新欢。
        “读到了什么有趣的了吗,叶?”杰洛特在腰间简单的围了一条浴巾,他把胳膊撑到躺椅上和叶奈法交换了几个不太深入的吻。
        温格堡的女术士那双紫罗兰色的眸子里一如既往地带着几分傲慢和不屑,其中还夹杂了几分讥讽地笑意,“这本书没什么杰洛特,语言贫瘠的像狂猎席卷过的村子,情节比你用咒印还要简单,更别提里面的韵律有多么支离破碎了。”
        “但是?你已经读了大半本了。”
        叶奈法的微笑更深了,她翻阅着已经看过的部分,实际上只是装模作样,“是人物,这可以算是最有意思的部分了——这里的故事都是围绕着一位我们都熟知的人。”
        猎魔人立即想到了丹德里恩和他的歌谣,在叶奈法狭促地微笑里警钟大震,他试探地问到:“一个巫师?”
        “一个猎魔人,从北方来的。”
        猎魔人发出了一声叹息,而叶奈法已经开始赘述其中的内容:“里面最常出现的是你和恩希尔恩瑞斯大帝,你们把牢房和卧室组合的很有趣味性。你和丹德里恩也是马背上恩爱的一对儿——就连你的马都没法抵挡住你的魅力杰洛特。”
        猎魔人的表情变得越发古怪扭曲,但叶奈法根本没有理会,她继续兴致勃勃地说着:“你还能遇见不少美艳绝伦的怪物对你一见钟情,更别提术士们了,男术士见到你都走不动路,“压在他身上,把他被药物消减的感情从那条带给人与极乐的甬道当中操出来——””
        “叶。”
        “快收起你这副丧气模样,”她嗤笑了一声便放下了那本荒谬的书,“这本书也不是完全没有可取之处,里面对于做爱的设想很有意思。”
        “也许我想到了几个可以替代的魔法,然后我们可以在独角兽的背上实践它。”叶奈法紧盯着杰洛特,她露出胜利的微笑,因为她一向是得胜的那个,猎魔人很难对她的请求说不,而她很清楚的知道这一点。
        猎魔人耸了耸肩,“为什么不呢,现在才上午,时间还多的是。”

评论(3)

热度(18)